(吉隆坡10日讯)首相署部长(特别事务)拿督斯里礼端称,自己被排除在国家安全理事防疫会议之外。

Advertisement

礼端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透露,他已经不受邀请,参与国家安全理事会的防疫会议。

“目前,我不再是国家安全理事会成员,我曾经是。”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上一次参与会国家安全理事会,是开斋节之前了。”

礼端认为,他负责国家灾难管理机构(NADMA),理应参与国安会的会议。

他表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有权决参与政府决策的人士,但是失望自己遭排除在外。

礼端认为,这或许是有人看不起他,觉得其政治资历比其他部长浅。

礼端也是土著团结党亚罗牙也国会议员,同时负责国家灾难管理机构,原本也是国家安全理事会的一员。

礼端也数落政府抗疫措施,尤其是疫苗计划实施。

他质疑,虽然多款疫苗已列入来源国及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使用清单,但是大马政府却只接受特定疫苗。

“在马来西亚,我们有法律管制药物的引进,必须通过国家药剂监管局批准,不然当局可以充公药品。”

“但是紧急状态期间,理应行使权力来驾驭国家药剂监管局。”

“例如说,如果世界各国都接受了来源国或世卫紧急使用清单中的那些疫苗,我们也应该加以采用,以便疫苗供应更多元。”

礼端也不赞同政府设立大型疫苗接种中心(PPV)。

他指出,虽然都市地区的大型接种中心可有效避免人潮拥塞,但政府其实应利用全国各地既有的设施,让大众更好地接种疫苗。

“我们何必花费好几亿令吉来设立大型接种中心?我们当前已面对财政赤字的挑战。”

“既然我们可以动用诊所,又何须花钱买新的帘子、隔板、桌椅来放在接种中心?”

他指出,政府可动用庞大的人力资源来加快推行全国疫苗计划,并举例国家灾难管理机构属下的民防部队(CDF)就拥有220万名志愿者。

礼端受访时也称,他此前已透过“直接和间接”管道,向慕尤丁提出上述建议。

另外,礼端指政府在封锁期间,应该要协助人民,而非采取惩罚措施,并表明他本身不同意惩罚措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