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盘旋一年,至今依然笼罩全球,疫情影响了很多人的工作,也导致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这促使我国在今年首三个月,宣布破财破产的人,相比去年是增加五倍。

Advertisement

大马报穷局日前指出,今年的破产人数急剧在首三个月增加至1864人,这与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登记的324宗相差甚远。即使去年8月的国会会议已通过修改破产法令,将最低欠债金额门槛从5万令吉调高至10万令吉,破产案件仍在增加。

在这些破产人士中,年龄占最大的组别是35至44岁,占41.25%,其次是45至54岁,大多数宣布破产案件源于个人贷款,其次是商业贷款、汽车租赁、房屋贷款和信用卡债务。

疫情固然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很多申请破产的人士并不是在疫情时候才面对财务危机,他们在疫情前经济已是面对拮据,经济境况陷入窘迫多时,有者更是长期过著今朝有钱今朝还债的地步,而在面对疫情的突然攻击下,导致很多人突然失业,无力支付每月分期付款,在没有储蓄的基础,更难熬过这个关卡。

大马报穷局指出,大多数破产的人士欠下多组债权人的债务,如房贷、信用卡和个人贷款,其中以个人贷款为主要因素。年轻人负债的趋势在近几年逐渐增长,不管是疫情前或疫情后,大约35岁的年轻人宣告破产的数字一直都在增长,有些人长期都在依赖贷款和信用卡度日,以支持他们的生活方式。

《马来西亚经济监测报告》曾作出一项调查显示,除了有孩子负担大的家庭外,有一部分收入低于生活开销的人士,更倾向于借用个人理财贷款和信用卡,以让自己可以跟上社会的生活方式来提高生活水平。

国家银行也曾经就年轻人破产进行调查,而调查显示这些人贷款及举债的用意在于消费,而非为了创业投资,尤其是那些在金融知识和教育水平有限的年轻人。我们可以看到导致破产的原因,交通工具如汽车和个人融资贷款占最高的主因,通常他们负债的原因多数是因为冲动购买行为,购物或奢侈的生活模式,让他们一再进行个人贷款和信用卡融资,而最终陷入负债的漩涡。

理财不当,购物欲望高,奢侈生活方式及不了解自己的财务能力所能承担的风险,导致越来越多年轻人申请破产,要知道,有怎样的财务能力就选择怎样的生活,打肿脸充胖子或者执意要过自己无法负担的高负担生活方式,终究会让自己进入财务失控的地步。

现在社会上很多年轻人一般都是花钱无节制,又或是月光族,会理财的没有多少人,因此学会理财,在自己还没有稳定的财务能力时,开源节流,不好高骛远绝对是唯一的方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