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这句话让我们感同身受。去年至今,我们已经经历了各种不同名义的行动管制令,从1.0版、有条件式、复苏式、2.0版、3.0版再到最新的全面式。无独有偶,每一次都搞得民怨沸腾。

Advertisement

居高不下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看得大家心惊胆颤,高官们朝令夕改的官僚作风则看得大家摇头叹息,那种无奈绝非笔墨能形容。预期中,全面行管令宛如1.0版本般严厉,旨在快速压平曲线以长痛不如短痛的方式抗疫,毕竟漫长的拖延对经济民生的打击更加严重。

然而,马来西亚相关当局从不曾让人民“失望”。以申请贸工部信函为例,人民这一次得到的不是那机器人认证,而是根本进不到页面。本来非常简单的网上申请,突然变成要耗上数小时甚至数天时间的繁杂工作。贸工部长阿兹敏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了推特热门标签,网络更发起要求他辞职的联署。

不过,类似国家基建公司前主席达祖丁被革职事件的事件在马来西亚是绝无仅有的,政治人物早就已经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问责制度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另外,让人好奇的是,根据相关单位发出的批准信数据看来,所谓的全面式封锁俨然已经变成四不像。防长那句意味深远的“我已关上前门”,更是引起不少猜想。确实,除了首相,巫统部长们一字排开站在最前线,包括国防部、卫生部、科艺部等,反观土团部长都退居幕后。因此,一旦病情出现上升的趋势,首当其冲为政府决策买单的必定是这些巫统部长。

为人诟病的执法标准问题也再一次浮现,让人不禁质疑我们是否需要一套标准作业程序去实施标准作业程序呢?霹雳某工厂员工因没有更新“吾安”(My 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序而接到罚单、商店不能售卖非必需品等乱像一再出现,在引起激烈反弹后才来U转。警方也宣布只认领域不认信,狠狠地刮了贸工部一巴掌,但却让人民不知所措。另外,警队害群之马拿著鸡毛当令箭的事情时有耳闻,最新一则是21岁小贩申诉遇上索贿警员。

断断续续的行管令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谓不大,奈何当抗疫措施掺杂著政治元素,再加上各大部门出现不同调的情况下,苦的就只有平民百姓。

作者:陈仁杰(90后,毕业自马来亚大学环境工程系,现为马大研究助理。闲来无事喜欢思考人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