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文良的初恋是一个浪漫爱情故事。1999年,他和朋友结伴到尼泊尔旅行时,与当地住宿老板的女儿擦出爱火。奈何,恋情最终因为背景悬殊、文化差异遭女方父母反对,而这段无奈终止的恋情更促使邝文良活跃于当地的行善活动。

Advertisement

生于尼泊尔的女性,一生受著很多传统观念限制而不由自主。“分手时,前女友说:希望知识能够改变下一代尼泊尔女性的命运。”失去挚爱后,邝文良积极参与当地建校活动,甚至兼职领队,将旅客从马来西亚带到尼泊尔观光赚钱,用这份收入帮助巴德岗(Bhaktapur)一所竹棚学校(Samata Shikshaniketan School)的贫困学童,支付每月学费,协助山区小孩接受教育。

今年44岁的邝文良说得一口流利的尼泊尔语,询及是为了初恋女友而学的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用简单的英文沟通。但即便语言不通,对方一个眼神,我们就能明白。”他回忆道,1999年是他第一次到尼泊尔观光,然后缘分让他和友人入住了前女友家的住宿。“我在尼泊尔逗留了将近两个月,她每天放学后都会带我们到附近的地方游玩,渐渐地,培养出感情。”她出生于大家族,家境显赫,父母要求门当户对的女婿。“她提出私奔,但我不赞成,因为不希望她因为我和整个家族、家人断绝来往。”

每个人要求的生活都不同,有些人要求华衣锦服,但对茹素的邝文良而言,吃饭只要有菜就可以了,他也不讲求大车大屋,简简单单的生活足矣。
每个人要求的生活都不同,有些人要求华衣锦服,但对茹素的邝文良而言,吃饭只要有菜就可以了,他也不讲求大车大屋,简简单单的生活足矣。

物质不丰 却见淳朴人心

无缘成为尼泊尔女婿,但他早已将尼泊尔视为他第二个家,甚至已经计划好要到尼泊尔寺院过退休生活。“尼泊尔是一个很肮脏的国家,但人心却是非常美丽。”他分享,2001年,他人在尼泊尔时遇上皇室家族一家被杀,国家进入无君王状态,由军队加入管制。“当时全国进入戒严状态,人心惶惶,所有消息都被封锁,无法联系。”他形容,当时局势真的非常乱,有人当街被射杀、也有人被吊在树上被鞭打…“戒严,无法出门,最怕的就是没有干粮。”他回忆说,一位尼泊尔朋友竟然冒著危险骑著脚车载了一大包米给他。“这个举动让我非常感动,也让我下定决心要帮助有困难的人。”

长时间在尼泊尔让邝文良见惯生死。他说,面对生死,人人平等,并不会因为你比较富有而能够豁免。
长时间在尼泊尔让邝文良见惯生死。他说,面对生死,人人平等,并不会因为你比较富有而能够豁免。

有次他带著妈妈到尼泊尔旅行,沿途遇见几个小孩,其中一位小女孩更是手抱著一位小婴儿。“我向妈妈拿了粒糖果,可惜妈妈只有喉糖,味道有点辣,但还是给了其中一位小女孩。”最叫他感动的是,该名小女孩在获得唯一一粒糖果时,她没有放进自己的嘴巴,而是给了身边比自己年幼的妹妹。“她们就是如此单纯、淳朴,没有心机。”他协助尼泊尔提高教育水平,但他说,其实同一时间,当地人也在帮助他的心灵成长。“当地物质不富裕,但人们容易满足,心灵是开心的;反观物质富裕的国家,因为要求很多,不容易满足,永远都不会开心,因为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他曾经带过一个亲子团,孩子来自富裕家庭,全身品牌,用著最先进的手机。刚开始与当地小孩接触时,他表现的非常抗拒,嫌弃对方肮脏等等。“所幸慢慢地,他开始融入,终于愿意和当地小孩玩在一块,甚至愿意分享自己的手机一起看、玩。”回国后,他父母拨电来分享说,儿子傲慢、懒散的态度有明显的改变,不仅愿意自己的事自己做,也开始懂得分享。“因为当孩子们有机会接触与他们不一样的世界时,他们会有所感触,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Charity Kitchen(慈善厨房)赠送饭盒给医院的医护人员。
Charity Kitchen(慈善厨房)赠送饭盒给医院的医护人员。

义助本地孤老及前线 

这些年他除了积极帮助尼泊尔山区小孩,身为厨师的他也经常会给本地老人院、孤儿院捐赠饭盒等等。疫情期间,他更在马华公会(MCA)的帮助下成立了“Charity Kitchen”(慈善厨房),赠送饭盒给医护人员、前线人员。疫情之前,他从事自助餐上门到会服务。疫情让生意严重受到打击,他便想说把原有的罗里改装成移动餐车,除了方便进行一些小生意,也可以随时把车开到老人院或儿童院门前,给有需要的人士煮好吃的食物。

“过往给老人院或孤儿院送食物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早上煮好,食物下午送去的时候已经凉了,也担心食物会变质。”他认为,移动餐车能解决这个问题。行善多年,身边有人曾说他不自量力,但他说:“不自量力对其他人而言或许是贬义词,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种鼓励。因为每当我不自量力完成一件事的时候,就会觉得又成功突破了自己。”

他接下来更计划为尼泊尔山区患有白内障的老人安排手术,让他们得以重见光明。“目前已和医生、善心人士谈好,我们会安排让100人免费进行白内障手术。”另外,他也计划在当地启动种植教育,协助当地人自供自足。身为马来西亚人的他常会被身边的人问说,何不将精力协助国人。但他说,每个人冥冥之中会有一种使命。22年前的尼泊尔之旅,让他与尼泊尔种下情缘,更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学会尼泊尔文,让他仿佛有著为尼泊尔服务的使命。

邝文良认为,尼泊尔虽然贫穷,国土也很肮脏,但人心却纯洁、美丽,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好心肠。
邝文良认为,尼泊尔虽然贫穷,国土也很肮脏,但人心却纯洁、美丽,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助人为快乐之本的好心肠。

卖房助人?“其实有很多因素”

真正行善的人不求回报,但笃信佛教的他相信因果报应。“双亲身体皆不好,爸爸因为糖尿病引发很多并发症,后期更被诊断患上直肠癌,虽然他还是不幸在去年11月病逝,但期间他其实遇到很多贵人,包括好医生、好护士,所以他算去(世)得很安详。”至于妈妈也因为糖尿病而引发肾病以及心脏病,需要长期洗肾。“我不会觉得照顾患病父母是一种负担,父母身体不好也是因为年轻时要养家所以把身体挨坏了,所以有责任把他们照顾好。”

他至今仍是孑然一人,难道这些年都不曾遇到对的人吗?“我长期尼泊尔、马来西亚两地跑,很多人会觉得我不安稳,没办法给予她们安全感。”他有朋友曾说,他绝对是好人,但应该不是好丈夫或好爸爸,因为他对每个人都很好,所以可能没办法把全副的爱都留给老婆和孩子。“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要接受。”

之所以会找上邝文良是因为在社交网络上,有网友分享他为了协助前线人员而把房子卖掉。访问结束前,向他查证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卖屋子主要是因为父母的医药费,再加上疫情打击,把屋子卖掉就可以套现,同时也可以有额外的钱帮助尼泊尔学校和佛学院。一件事情的形成,很多时候并非只有一个因素。”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