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德国、美国、日本、荷兰商会纷纷表明考虑将业务撤离大马之际,阿兹敏的奥地利之行还能拉到不少投资,成果其实是相当不错的。

Advertisement

其中,奥地利的全球高端印刷电路板制造商AT&S就决定,在大马建立东南亚第一家生产集成电路基板的工厂,预计总投资额为 85 亿令吉,并在我国创造5000个就业机会。

阿兹敏带来的好消息,国人却不卖账,竟有数以万计的大马网民,涌到奥地利数字与经济事务部长史兰博克面书“讨伐”阿兹敏,让我国这名高级部长,丢脸丢外国去 。

阿兹敏会面对网民如此强烈的不满,或许还得“感谢”自己的同僚、目前的副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一个多月前发出一则让人想入非非的面书贴文。

我国在6月1日开始落实“全面封锁”政策,依斯迈第2天却在面书图文并茂申诉:“我关上了前门,但是…………?(哭脸)”

依斯迈这则贴文表面上好像甚么都没说,但是却让人产生太多的联想。贴文虽然没有直接提到“后门”,但在留言区,已有不少网民调侃,说有人喜欢走“后门”让工厂如常作业,一些网民也因此联想到了阿兹敏。

“全面封锁”将近一个月后,政府继续在各种自相矛盾的SOP中兜兜转转,所谓的抗疫政策也变成了扰民政策,疫情却始终没能控制下来。网民因为疫情居高不下,开始寻找罪魁祸首,自然而然,又想到了依斯迈这则欲言又止的面书贴文。

于是,接下来数周,越来越多网民到慕尤丁、诺希山、阿兹敏、依斯迈等人的面书留言要求“关闭工厂”,其中阿兹敏更成为网民群起轰炸的焦点。

也许阿兹敏正是对网民的留言“洗版”而感到不胜其扰,所以才关闭了其个人面书留言区,试图避开网民的留言攻击,以为可以眼不见为静。没想到弄巧成拙,网民趁著阿兹敏出访之际,到外国部长的面书专页去公开羞辱自己的部长。
 
平心而论,在我国内阁集体责任的体制下,就算抗疫政策再糟糕,也不应由阿兹敏一人去承担。而阿兹敏身为贸工部长,他为了照顾其部门相关领域业者的利益,本来也无可厚非。只是自从喜来登政变以来,阿兹敏的政治形象早已一落千丈,最后也让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当巫统与土团党关系恶化之际,网民对政府蜂拥而起的批评,不能排除有巫统在背后煽风点火。但我们相信,依斯迈当初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则没头没脑的面书贴文,最后竟然演变成阿兹敏“后门开工厂”的罪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