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在这个百年不遇的流行病肆虐下,全球每个国家都被打得落花流水。欧美号称最先进、医疗系统最完备,抗疫初期的荒腔走板,却让世人看傻了眼。大马与台湾,去年中还被誉为抗疫模范,不到一年,从神坛摔了下来,脸青鼻肿。

Advertisement

由抗疫的应对失措,我们看到一个国家的治理能力,还有其人民的素养。“中国制度”,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打了漂亮的胜仗。百年来的西风,开始有被东风压倒的迹象——虽然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

如果抛开意识形态,我们纯粹在国家治理上,以一个老百姓的眼光,看看欧美和台湾的政治乱象,或许可以有许多值得大马借鉴的地方。

首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所谓的“西式民主制度”,其实只能算是个“民选制度”,和“民主”不是一个同义词。

真正的民主,是“以民为主” —— 以林肯的定义,是“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这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有异曲同工之意。

然而,纵观欧美台以至大马的现状,真正和“民”有关的,只有大选投票那一天。大选之后,政府要怎么搞,完全不在人民的掌控。大马人民耗了60年的光阴,好不容易推翻了腐败的国阵,结果没两下,希盟就被老马亲手弄垮,随后政客们七拼八凑,成立了叛变组合,一群眷恋权位的老家伙,还在不断玩弄数字游戏,每个都想当首相,却没一个在问人民要什么。大家在509投下的那一票,基本上和废纸无异。

维护资本家利益

在美国,特朗普在疫情之初,一直不愿意听取专家的劝告,也不屑模仿中国的作法(封城、普筛、全民戴口罩、建方舱医院等),甚至还不断宣传新冠只是普通流感,无需大惊小怪。媒体也顺著权贵的意思炒作,还讥讽中国人抵抗力差,是“真正的亚洲病夫”。

这一切,其实都是背后的资本家在作祟。特朗普为了保护金主们的利益,为经济全力护航,根本不把人民的生死放在心上。同时,为了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大肆甩锅中国,煽动民粹;一国之尊却谎话连篇,也不觉羞耻。结果就是无知人民被误导,防疫一塌糊涂,至今死了60多万人;这放在任何一个标准,都是草菅人命,却没有半个政府官员为此负责下台,全部都是中国的错。

请问,作为“世界民主灯塔”,这样的治国水平,“民主”的体现何在?

事实上,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如今的美国,是“Of the 1%, by the 1%, for the 1%”;美国的政治,是为顶尖1%的精英阶层所拥有、所控制、所服务的。它基本上就是权贵的游戏,不论是哪一个政党当家,都逃不出各大政治家族,还有军事工业集团和大资本家的五指山。

每年死在枪械下的美国人数,屡创新高,单是今年上半年,就已经接近去年总死亡人数的4万多人。同时,因为去年的“黑命关天”(BLM)示威、亚裔霸凌、特朗普支持者的暴动等等,民众大量抢购枪械,如今美国的枪支数量,每100人居然高达120支;过去偶发的校园、公共场所等开枪扫射事件,如今几乎每几天就一宗。

人民除了献花哀悼,看政治领袖在镜头前掉几滴鳄鱼泪,基本上无法可施。200多年前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至今不动如山,成了军工集团和政客们的护身符。

台湾乱象令人咋舌

同时,太平洋的这一端,曾经是大马民主榜样的台湾,近年来的各种乱象,也同样让人咋舌。

2018年杪,蔡英文政府政绩不彰,在“九合一”选举大败,被国民党赢了2/3席位,蔡的民意,更跌至28%之低。不料,2019年发生香港反修例运动,给蔡英文抓到了救命稻草,她趁机大肆炒作反中情绪,把原本民望高居的韩国瑜,打得无法招架。

本来有关修例,是为了把杀害台湾人的香港凶手,遣返台湾审讯,是对台湾人的正义之举。结果蔡英文借助香港暴动的那把火,点燃了她竞选总统连任的民粹火药。香港的风波与反中情绪,就这样成了两颗神奇子弹,把蔡英文留在总统宝座。

然而,就像每一个操弄民粹情绪的政客,玩火者终将引火自焚。特朗普把美国民众撕裂成两半,结果狂热支持者冲进国会暴动,成了老特的一大污点,最终还是必须下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