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把台湾搞得蓝绿不两立,异议媒体接连被关闭、打压,台湾天空只剩下一把声音;名嘴们的奇葩言论,都是为蔡政府洗脑大内宣,什么“超前部署”、“台湾只示范一次,全世界看好了!”,结果疫情不出所料严重失控,成了国际大笑话。台湾百姓陷入恐慌,高呼要普筛、要打疫苗,蔡英文却刻意拖延;大陆释放善意要捐赠疫苗,却被呛“假好心”;连民间想自救,大企业建议出资购买疫苗,也被诸多借口推搪。

Advertisement

台湾人民终于看清了,一个不把人民安危放在眼里的政客嘴脸。台铁太鲁阁事故死了50人,背后扯出政商勾结的丑态;黑帮渗入政坛与警察部门,已是公开的秘密;为了推动本土疫苗公司的股价,宁愿让人民继续死去……试问,这是“以民为本”的政府吗?

看回大马本土,同样只能以“惨不忍睹”来形容。人民不断叫苦连天,有些已经无路可退、跳楼自尽,部长们要不时神隐、在外国度假、拍抖音扮演小叮当,就是尸位素餐,坐等跳槽价目表。人民对朝夕令改的SOP怨声载道,高官们则把问题甩锅人民。各地升起的白旗和食物银行,正是老百姓无可奈何的求生自保,也是对无能政府,一记脆亮的耳光。

西式的民选制度,离“选贤与能”越来越远。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花了140亿美元(约580亿令吉),政治成了权贵家族和资本家的游戏。美国有多少议员都来自政坛家族?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有罗斯福、肯尼迪、布什家族。特朗普当选前不过是政界新贵,如今他的儿子、女儿、女婿,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在下届大选分一杯羹。

大马的政坛家族,从敦马儿子,到纳吉、希山慕丁等,都是靠上一代的庇荫,在政坛与商界,捞得风生水起,非富即贵。大家力争上位的目的,是为了家族朋党之间的利益输送?还是为国为民?

另外,我国的选举制度,与美国一样,无法防止无能、无德、无才的人,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邦莫达、达祖丁、阿末马斯兰等,都是备受争议政客,却无阻他们多次连任,以至担任高职。

恶人掌权 破坏深远

特朗普和蓬佩奥这种满口谎言的疯子,可以成为全球最有权力的人,搅动世界风云;现在,美国著名演员巨石强森(The Rock),据说也有意参选下一届总统。一个毫无从政经验的人,可以通过人气和金钱推动,一登龙门。大马的赛沙迪也一样,大学毕业不久,社会经验欠缺,第一次竞选就成了部长。你说,这些人有能力解百姓之忧苦吗?这样下去,说不定那些炒作高手、粉丝百万的网红,如黄明志或YBB之流,也有机会成为我们下一届的部长。

这样的制度,到底是民主之美,还是民主之祸?

坚持维护西式民选制度者,会告诉我们:5年一度的选举,就是让人民有机会推翻为非作歹的当权派!

事实上,当一个恶人掌权之后,对国家的破坏,往往不是下一个5或10年,所能够修复的。

特朗普只用4年,就把美国人分裂,把世界颠倒,拜登接手后还不得不“顺从民意”,继续前任的反中和民粹作风。蔡英文掌权至今,台湾人民的撕裂与仇中,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不管谁是下一届领导人,也必将吃尽苦头。

希盟上位,就推翻国阵的消费税,改变东铁路线;一到国盟掌权,东铁又打回原形,还赔巨款取消隆新高铁,毁了国民多年来的高铁梦。这种重大政策的反转和变动,是民选游戏的常态,得益的是政客和其金主,吃亏的永远是老百姓。老马在2003年首度退位后,其种族政策、朋党政治、对宪法和选举制度的破坏,至今依然贻害人间,甚至有变本加厉之势。

别迷信西式民主

相比之下,新加坡和中国政府对人才的选拔,官位的遴选和升降、对重大决策的问责制等等,更符合民情,才是名副其实的“选贤与能”。虽然不入西方人法眼,却更能体现真正的“以民为本”,而且他们严打贪污腐败,行政效率卓越;在国家建设、经济发展、应对疫情能力等,远超其它国家,国民满意度更是一路走高。这些,只要能放下偏见,必然是我国政改的极佳参考。

我不是个政治工作者,对复杂的政治制度也仅仅略知皮毛。但是,作为一个草民,眼见大马日渐步入“失败国家” (Failed state),不得不恳切期盼,一众有志之士,能够放下对西式民主的迷信,切勿故步自封,应大胆参考他国的成功模式,推动真正的政治改革;而不是一再重复过去60年来的错误,然后希望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