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正忙于政权保卫战的慕尤丁,其曾经握有一副好牌,现在却因抗疫不力,败光了累积下来的好牌,成为失败的政府。

Advertisement

回顾慕尤丁政府一路走来的轨迹,其兴盛和衰退,可从宏观的大马政治转型层面来看,也能从慕尤丁政府本身缺陷的微观层面来看。

从喜来登夺权行动起家的慕尤丁政府有两种本质,一是小党当权,二是不稳定的执政合法性,而这两个本质却是负面的,并成为其政府不稳定的根源。

第一个挑战

2020年3月,慕尤丁政府夺权初期忙于组阁和犒赏支持他的议员,但无法策反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

西敏寺国会民主制度的特点是行政权和立法权的融合,意思是由国会议员组成的内阁,是行政权和立法权之间融合的代表。倘若下议院议长不与首相维持一致的立场,对一个强势的执政党可能不是大问题,但对一个小党当权政府却是致命伤。

在体制外,慕尤丁面对著反叛的马哈迪攻击,还有排山倒海的后门政府舆论讽刺。在体制内,慕尤丁政府于5月迎来第一个挑战,就是要如何处理时任议长阿里夫于2020年5月8日接受马哈迪提呈对慕尤丁政府不信任动议。

当时,慕尤丁政府不敢亮出获得多少个议员支持的底牌,且各议员的立场一直在变动,没有人有充分的把握。

为了化解第一个挑战,慕尤丁提出了为了防疫,故仅在5月18日召开一日国会会议和国家元首发表御词演讲的方案。当天慕尤丁亮出了底牌,共有114位政府议员,107名在野议员和1位独立议员。亮出底牌后,慕尤丁无疑地化解了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

2020年7月13日,慕尤丁政府迎来第二个体制挑战,即撤换不一致的下议院议长。当下议院表决撤除议长阿里夫的动议时,多达111位议员投票支持,主持会议的副议长莫哈末拉昔没有投票,首相署部长麦西慕缺席,而仅有109位议员投反对票,最终阿里夫被撤职。

当在野党输掉阿里夫议长职位保卫战后,就泄了气和失去士气,不再要求记名投票表决提名阿莎丽娜为副议长、撤换下议院议会常规委员会内希盟议员的政府动议。

慕尤丁政府化解了第二个挑战,当时拥有113位议员,而在野党有109位议员。尽管这是大马史上最少数的政府,但是慕尤丁政府生存下来。

第三个挑战

尽管慕尤丁证明了他的政府掌握了下议院的多数,但是仅比在野党多出4位议员,只要有3位议员转而支持希盟,慕尤丁政府就会垮台,可见其政权的脆弱性。

一边厢积极收买下议院议员的支持,另一边厢慕尤丁政府策动了柔佛、吉打、霹雳和马六甲等州政府的变天,收买工作从联邦走向地方,唯独剩下沙巴州功败垂成。原任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阿达捷足先登解散州议会,举行州议会选举对抗慕尤丁政府的策反。

沙巴州选是慕尤丁政府面对最大的体制挑战。一旦成功,慕尤丁政府将使用行政资源收买民兴党的下议院议员和州议员,一举收服沙巴反对力量。然后,雪兰莪、森美兰和槟州将成为策反目标。

然而,一旦失败,慕尤丁政府的威望将大受打击,民兴党将获得壮大,崛起成为反慕尤丁政府的替代选择。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可能会转而支持沙菲益阿达,而不是安华成为替代首相人选。挟著州选胜选的威望,获得马哈迪、行动党和诚信党支持的沙菲益阿达,其比安华更对慕尤丁有威胁力。沙巴州选就是慕尤丁的襄阳城之战。

9月杪,沙巴州选结果出炉,慕尤丁政府再下一城,气势如虹地攻破了潜在替代首相人选的阵地。此时此刻的慕尤丁政府处于史上最巅峰的威望,使用行政资源收买沙巴青蛙议员,增加本身的下议院支持度已是可望和可触及的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