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刘静芝。

(亚庇22日讯)亚庇亚庇州议员拿督刘静芝认为,政府应考虑制定一项预防性法律,将疫苗注射”打空针”的事件列为不负责任的刑事犯罪。

Advertisement

她说,有了此项法令,势必取得预防及阻吓之效亦是沙巴州前任副首席部长的拿督刘静芝,是针对社交媒体广传的”打空针”事件,作出如此的建议。

她重申,任何人故意”打空针”都应被视为犯罪,尤其新冠肺炎疫情仍然严峻的当当儿,人民所面对的是生与死的搏斗,打空针的作法绝对不能被漠视。

“疫苗接种人员不应将人民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截至昨日(21日),我国已有约 7,440 人死于冠状病毒。”

据报导,马来西亚这个拥有 3200 万人口的国家在每百万人口中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了印尼和印度。

亦是斗湖国会议员的拿督刘静芝亦呼吁新任州卫生总监罗丝医生采取预防措施,以免沙巴州在国家 COVID-19 免疫计划中,出现任何的偏差。

她呼吁在疫苗接种过程中提高透明度,并表示应该在提供“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方面进行标准化,例如,在疫苗接种过程中是否允许接受疫苗的人对过程进行拍照。

“我知道一些疫苗接种管理中心 (PPV) 允许这样做,而另一些则禁止摄影。”

拿督刘静芝继说,根据民众的回馈,一般来说,在疫苗1接种中心的医疗前线人员,包括接种人员,都很友善、乐于助人。

“然而,据我所知,当疫苗接种者提出问题时,有些人很粗鲁,接受疫苗接种者很想澄清本身的一些疑虑。”

她继说,在一个特定的例子中,一位陪同一位80多岁的祖母在这里接种疫苗时,其家人希望得到当局的保证,这位老年妇女确实接受了她的第一剂疫苗。

“在这种情况下,接种人员本可以出示注射器作为证据,但接种人员却没有这样做。”

该名人士受联络时表示,其祖母在她第一次接种疫苗后没有感觉到任何副作用。

“她的手臂根本没有疼痛,甚至在所谓的注射部位也不痛。”

她当时正在认真地观看疫苗接种过程,发现不对劲,立即询问。

“我亲眼看到,进针后没有‘推’的动作。我看到接种员在拔针前稍微拉动注射器时有一些气泡,所以我提高了声音说没有注射在那个时间点完全接种疫苗。

“与其向我展示空注射器作为证据,如果真的接种了疫苗,接种员反而质疑我说,’我没有注射吗?我没有注射吗?我确实注射了。”

那是在接种员弯下腰将注射器丢弃在医疗废物箱中之后。

“我不满意,要求看值班医生问清楚。在我的坚持下,她(医生)当着我的面检查了垃圾箱里的东西,看是否有注射器(装满疫苗),但却没有找到。”

该名人士与家人决定不继续追究,因为他们无法得到任何具体的证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