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沙迪在直播中展示2018年筹募大选竞选资金宣传海报,上面并没有土著团结党字眼和党徽。

(新山22日讯)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今晚在社交媒体直播,针对本身面对的两项指控,自证清白,并正式向外界筹募33万保释金和律师费。

Advertisement

这项名为“赛沙迪坚决对抗”(SADDIQ TETAP LAWAN)是筹募赛沙迪今早面对两项提控的保释金33万令吉和律师费。

赛沙迪今晚在社交媒体直播,除了公布筹款详情,也对两项指控逐一说明事情原委,并以身为一名民选国会议员,他有责任跟民众交代,所述证明也会如实在法庭上作供。

赛沙迪面对的两项控状,分别为涉嫌挪用100万令吉政党资金和挪用12万令吉大选献金。

他说,作为土著团结党创党人之一,也是青年团团长,他并没有挪用政党资金,从创党至他被开除党籍的这段期间,政党领袖包括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从未在最高理事会提呈通过的情况下,使用政党资金。

他解释,担任土著团结党青年图团长期间,动用100万资金作为所有土团党所属的国会选区援助金,当时正是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款项金额是由青年团理事讨论后决定拿出上述资金。

赛沙迪公布筹募保释金和律师费的捐款方式。
赛沙迪公布筹募保释金和律师费的捐款方式。

“这一分钱都没有进到我的私人户头,社团或政党组织成员都知道,要取出社团资金必须要有财政和秘书的签名,而我又怎么可能私自领钱,我既不是财政,也不是秘书。”

他也否认,12万大选基金为土团党所有。

赛沙迪所面对的控状是指他在2018年4月8日和9日挪用12万大选基金。

他说,土团党是在2018年4月3日获批准政党注册,因此这项指控并不能成立。

他也出示个人在麻坡国会选区竞选期间的帐目。

他指出,2018年大选,他为了上阵麻坡国会选区,便启动了大选筹款活动,有关活动共筹募12万令吉,但这不足以支付他在大选竞选时期的花费。

“整个竞选活动花费17万令吉,我还为了支付工作团队的薪资,更取出自己的信托基金和向银行贷款,同年12月才还完债务。”

他也拿起当年筹款活动的海报,指当时是为个人竞选筹款,海报上并没有任何土团党字眼,而且在他租用场地举办两场筹款活动时,敦马哈迪和丹斯里慕尤丁人在现场也给予捐款支持。

他强调,他并不是来自富裕家庭,加上当时的土团党没有给予候选人任何金钱支援。

“上述都是事实,民众可以使用谷歌搜索,就能找到相关资料。”

这场直播长达一小时30分钟左右,吸引逾2万人在线观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