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3日讯)日本网球明星大阪直美周五晚点燃了奥运圣火,标志著2020东京奥运会的正式开幕,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阴影笼罩下,虽然没有浮华的开幕式,但作为全球希望的时刻而庆祝。

Advertisement

路透社报导,主办方还向医护人员致敬,而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第一次走进几乎空无一人的体育场,他们的笑容隐藏在口罩后面。

组织者还透过全球流行歌星演唱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的热门歌曲“想象”(Imagine),传递传统的和平信息,同时则有无人机在体育场上空,组成奥运会徽的形状,之后转化为地球的形状。

东京奥组委桥本圣子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说:“世界正因新冠病毒大流行处于艰难时期,我向医护人员和所有每天努力克服困难的人们表示敬意和感谢。”

由于病毒大流行继续在世界各地夺走生命,主办方被迫采取前所未有的举措,在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况下举办推迟了一年的奥运会。

就连通常是星光熠熠的名人云集的开幕式,也异常安静,出席人数不到1000人,还有严格的社交距离规则和呼吁观众“在会场周围保持安静”的标志。

大多数国家首次在奥运会上同时有男性和女性作为旗手,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采取了防疫措施。吉尔吉斯、塔吉克和巴基斯坦队的旗手没有佩戴口罩参与游行,与仪式上的规定和绝大多数其他运动员,形成尴尬的对比。

无论如何,它标志著全球人的聚集,处于疫情不同阶段的数亿观众将齐聚一堂,观看最伟大的体育赛事的开始。

加拿大代表团成员在他们的夹克上,有彩虹色的补丁,那是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LGBT)社区的象征。美国第一夫人吉尔为美国队鼓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为法国队鼓掌。

运动员在游行结束时背诵的奥运誓言,为东京奥运会进行了更新,运动员首次在奥运会上宣誓对包容、平等和非歧视的承诺。

开幕式还燃放了靛蓝和白色的烟花,那是2020东京奥运会会徽的颜色,同时以与1964年奥运会相关的木制奥运五环,向日本传统致敬。

开幕影片回顾了日本的奥运会之路,以及自2013年日本首都当选为东道主以来,世界面临的挑战。

影片讲述了2020年新冠病毒如何来袭,在奥运会原定开幕的前4个月,封锁迫使史无前例的推迟,引发了运动员们面临不确定性和在隔离中做准备的过山车时期。

日本曾将本届奥运会称为1964东京奥运会的回声,当年标志著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惨败后重返世界舞台,而这一次展示了他们从2011年大地震、海啸及核灾难中的复苏。

在讲述疫情对运动员和世界各地无法亲眼观看奥运会的人们的影响部分中,主办方以日本拳击手护士津端艾莉莎,孤单地在黑暗中训练,在跑步机上默默地跑步。

数十名舞者四处走动,而投影映射显示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则带出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包括运动员,在封锁期间如何在网上建立新的联系。

平台上的巨大木环,在许多纸灯笼的光线引导下,被抬到场地上,随著绳索的拉动,变成了奥运五环标志。

这些圆环使用的木材,来自上届东京奥运会时,运动员从各自的国家带来的种子所种出的树木。

组合五环的表演,以传统的劳动歌曲“Kiyari Uta”作为开端,他们利用这首劳动者唱了几个世纪的歌曲,统一地呈现出节奏性奇景。

“充满希望的时刻”

日本天皇德仁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进入体育场并相互鞠躬,然后坐下,两人保持社交距离,并都戴著口罩。

“今天是充满希望的时刻。是的,这与我们所有人的想象大不相同。但最后我们都同在一起。”巴赫在致开幕词时说:“你挣扎。你坚持了下来。你从未放弃。今天你正在实现你的奥运梦想。”

与他的祖父在1964年奥运会开幕时用日语单词“祝贺”不同,德仁天皇选择了一个更接近“纪念”的更中性日语单词。

朴实无华的开幕式

开幕式没有以往的大规模编舞、巨大的道具以及与过去庆祝活动相关的舞者、演员和灯光的聚宝盆。

参加队伍游行的运动员人数也少得多,许多运动员计划在比赛前才飞到日本,并在比赛后不久就离开,以避免感染。

各代表团竭尽所能试图让气氛活跃起来。乌干达的代表身穿鲜艳的传统服饰,跳了几小节的舞,阿根廷代表团入场时则上下跳跃。

而此次仪式的特点是重要人物的缺席,包括将奥运会带到东京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顶级赞助商也没有参与,这突显了对在疲于应对新冠肺炎的日本举办活动的强烈反对。

数百人在场馆周围抗议,高喊“停止奥运会”。

作为东道国的日本,只有1/3人接种了一剂新冠疫苗,这引发了人们担心奥运会可能成为超级传播的事件。而目前已有上百名奥运相关人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奥运会还受到了一系列丑闻的打击,包括高级官员因贬损女性的言论、大屠杀的玩笑和欺凌而退出。

奥运会将持续至8月8日。来自204个国家奥委会的约1万1000名运动员,以及在奥林匹克旗帜下参加比赛的难民运动员团队将参与赛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