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24日讯)澳洲最大城市悉尼至今已度过了4周的封城生活,上千名民众周六中午走上街头参加反封城示威活动。此间,新南威尔士州警方拘捕了数名违反疫情管制规定的抗议者。

Advertisement

与此同时,抗议者在澳洲第2和第3大城市墨尔本和布里斯班,也组织举行了示威活动。

澳洲广播公司ABC中文报导,在变种毒株Delta的威胁下,悉尼地区是澳洲全国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抗议者一边高呼“自由”,一边穿过靠近唐人街的僖市(Haymarket),向悉尼中央商务区行进。

就在当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新州当局刚刚宣布那里是Delta毒株的热点区域。

这场未获得许可进行的示威活动,在行进到百老汇路时一度出现混乱场面。数千名民众阻断这条贯穿悉尼市内西区的主干道。

示威者到达乔治街时和警方发生冲突。现场民众站在悉尼市政厅对面,向骑警投掷物品。

随后,现场警员在乔治街上设置了路障,阻断了数百名试图沿著这条大街进行抗议的人。

与此同时,十几名示威者爬上了一个遮阳篷,一边跳跃一边朝人群呼喊。

少数抗议者在示威中佩戴口罩,一些民众带著他们的孩子参加抗议,也有一些举著“醒醒吧澳洲”的字牌,挥舞著澳洲国旗。

新州警方向ABC确认,警方此前已驳回这场抗议活动的申请。

根据目前的公共卫生管制措施,来自不同住所的民众,在户外聚集的人数上限为两人。即便是两人的户外聚集,目的必须为锻炼身体。

一名警方发言人告诉ABC:“新州警方支持言论自由的权利,但公共卫生是现在的首要任务。”

新州防疫重点引争议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当局坚持认为,更严厉的封锁不会阻止Delta毒株在当地的传播,而防疫的重点必须转移到居民接种疫苗。

新州首席卫生官员钱特周五表示,“尽管采取了密集的封锁措施”,她对新增病例数量未能减少深感担忧。

她宣布新州疫情已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呼吁联邦政府将疫苗接种的重点放在悉尼西南部,特别是20至40岁从事关键工作的年轻工人。

虽然情况不断恶化,但钱特说,更严厉的封锁是徒劳的,因为大多数感染不是理发店等“随意的经营场所”,而是在为悉尼人提供超市库存、食品加工等工作场所。

她说,正因为如此,新州当局“没有必要继续花时间反思,看看我们还能如何(加设封锁措施)”。

她又称:“并不是说封城不起作用,如果没有封城,我们看到的将是病例数的暴涨,指数级地增长。”

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钱特博士的说法。著名流行病学家玛丽露丝·麦克劳斯认为封城措施是有效的,因为病例数可能会高得多是是一种“非常乐观的说法”。

“如果他们早点实施这些措施,疫情早就结束了。”麦克劳斯说:“我的意思是,封城当然比完全没有好,但我们没有看到病例数足够快速地下降。”

新州列“极端风险区域”

在新州的确诊病例数不断攀升的情况下,维多利亚州首席卫生官升级了出入该州的旅行许可系统,加设“极端风险区域”,以加强维州与新州的边界管制。

维州卫生部门表示,这一被称为“红绿灯”的旅行行许可系统,现将澳洲和纽西兰划分为绿色、黄色、红色和极端风险区域。

这一变化已于周五午夜生效,而新州已被划为极端风险区域。

这意味著,从新州前往维州的民众将被送上返回新州的飞机,或强制接受14天的酒店隔离,除非旅客拥有豁免资格。

此外,从红色区域返回维州的民众,若在过去14天到访过“极端危险区域”,亦须在获得豁免或其他有效许可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维州。

违反规定的民众将被罚款最高5452澳元(约1万7000令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