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9日讯)新冠肺炎疫情下最辛劳的莫过于前线医护人员,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却发生了合约医生罢工以争取福利的事件,而合约医生群体才因此走进社会大众的视野、引起广大关注。

Advertisement

在过去,所有医生都可以获得政府永久雇佣,但由于医学毕业生过剩,政府在2016年末推行合约制,自此出现了所谓合约医生的群体。

政府医院专科医生郑信坚指出,无论是老师、律师、工程师还是医生,所有公务员都是固定性的,除非出现纪律问题,否则不会被解雇。

然而,政府在2016年推行合约制,合约医生变得没有保障,因为政府在合约到期了可以选择不续约,其福利和薪资也比固定医生低得多。

他说,合约医生最大的问题是升学问题,在合约制下合约医生们不能升学,这意味著他们无法继续进修成为专科医生,也直接导致了国内专科医生短缺。

根据报导,目前政府医院医生有约5万2000名,从2016年至今约有2万3000名医学毕业生以合约医生身份进入政府医疗体系。

截至2020年7月,合约医生当中只有3.3%获聘用为固定医生,这意味著这些合约医生中的“失业率”高达97%。

合约医生罢工(#HartalDoktorKontrak)在7月26日正式展开罢工行动,多家政府医院的合约医生在当天上午11时身穿黑衣走出医院参与罢工行动,并在约半个小时后解散回到工作岗位。

郑信坚认为,这场所谓罢工行动并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罢工行动,因为真正的罢工就是要完全不去工作,而不是“罢工”半小时再回到工作岗位。

“其实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工作,因为他们有事先交代工作或请其他医生先帮忙照顾病患。”

“只是穿著黑色衣服写著口号,再拍几张照片就回去工作岗位,对我来说并不是一场真正的罢工。”

他直言,虽然合约医生罢工组织一开始声明要罢工直到被吸收为固定医生为止,但明显他们在26日罢工时,并没有朝向严重事态发展。

不过,他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影响到病患,也能起到引起社会大众关注的目的。

他认为,这次罢工行动将成功达成部分诉求,尤其在引起关注后,卫生部和首相都关注了此事并将采取措施。

“我觉得会成功,首相已表明将与卫生部和大马医药协会商讨此事。希望他们可以尽快谈妥,因为这关系到很多合约医生。”

首相慕尤丁在7月23日宣布,内阁同意延长合约医生的服务合约两年,并让合约医生享有正职医生相同的全薪进修假期和奖学金。

询及政府针对合约医生的措施,他则认为目前尚未有“黑纸白字”的规定,可能还会出现变数,反之在卫生部宣布细节和详情后,相信合约医生的待遇会比之前好很多。

尽管政府表明不会对付参与罢工行动的合约医生,然而许多合约医生却声称遭威胁和警告,甚至有十馀名合约医生在深夜被警方传召。

郑信坚指出,在凌晨时分传召合约医生的做法不正确,因为这些医生还需要工作,此举可能会影响到病患的性命安全。

不过,他坦承,根据公务员条例(Perintah AM),无论是称赞还是批评,公务员严格来说不可以在任何媒体,包括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上发表任何针对政府政策的言论。

他指出,就算只是在面子书表达不满或称赞,只要是提及政府政策都算是违规行为。

“这包括有一些医生在面子书上发布一些医院内部的照片,比如说病床不足等问题,也是不行的。若政府因此对付该医生也是可以的。”

不过,他认为医生们应该有阐述事实的权利,对他来说这并不算是违规。

询及合约医生在疫情期间工作量相对庞大一事,他否认这种说法。

他坦言,被派往前线的医生大多是资浅的医生,而这些资浅的医生则大部分都是合约医生,所以才会造成合约医生看起来工作量更大的错觉。

“并不是因为是合约医生,才被派了更多的工作,实际上,就算是固定医生,只要被派往前线,工作量也一样大。”

嘉宾:政府医院专科医生郑信坚
主持: AiFM JC谢劲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