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pism的产品相当注重实用性,所推出的特大购物袋拥有多个隔间,适合拎去巴刹买菜,减少使用塑料袋。林明志透露,在吉隆坡参加艺术市集时,曾有新加坡旅客反映,想找拥有多隔间的包包好久了,但遍寻不得,当下购买后,再回头多订5个。

我们的生活充斥大量布制品,其颜色和花纹多采用化学染制而成,整个工业每年排放约20万吨有毒废料,对环境造成极大伤害。随著环保意识抬头,自然染这门古老技艺逐渐回到人们的视野中,通过采用不同植物的特定部分,提炼出各种颜色的染料来染制布料。创意垦地的创办人林明志和黄素慧夫妻档,因缘际会下接触红树皮染技艺,并创办全马第一个售卖红树自然染布制品的品牌——树皮色(Xiapism)。

Advertisement

林明志表示,太太向来对自然染布技艺有著浓厚兴趣,有次看到喜欢的印度进口植物染彩色床单,即便价格不菲也爽快购买。两人到泰国旅行,她也会寻找当地自然染工作坊,报名学习。在天然印染工艺里,最常见的是采用木蓝、马蓝等植物作为原料的蓝染(Indigo Dye)。然而,对于黄素慧而言,在本地进行手艺创作、建立品牌,若能采用本土材料是最好不过。

左为四角帆布包;右为盒子斜背包。黄素慧向来对自然染布技艺有著浓厚兴趣,曾到泰国参加工作坊,但她认为,若想在本地创建品牌,最好能使用本土植物制作染料。直到后来接触了红树皮染,加上来自笨珍的先生林明志对红树林怀有特殊情感,才决定携手创办Xiapism,将兴趣幻化成一件件风格独特的布制商品。
左为四角帆布包;右为盒子斜背包。黄素慧向来对自然染布技艺有著浓厚兴趣,曾到泰国参加工作坊,但她认为,若想在本地创建品牌,最好能使用本土植物制作染料。直到后来接触了红树皮染,加上来自笨珍的先生林明志对红树林怀有特殊情感,才决定携手创办Xiapism,将兴趣幻化成一件件风格独特的布制商品。

数年前,听闻怡保有一个红树皮染工作坊,太太兴致盎然。林明志却笑说,想到得从笨珍驱车北上,路途遥远,著实扫兴。但他没想到,这一趟红树林之旅,让他回忆起童年时光。“我想起笨珍也有红树皮染这门传统技艺。小时候,时常看到渔夫将渔网浸泡在红树皮染料里,再高高挂起曝晒在阳光下,好让渔网更坚固耐用。从怡保回来,我们也找从事渔业和研究历史的老前辈谈话,进一步了解红树皮染。”

左为风吕敷背包;右为可调式背带帆布托特包。从新加坡回国,林明志发现家乡的红树林面积大幅减少,感到非常惋惜。他和太太创办Xiapism红树皮染工作坊,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让更多人认识红树林的重要性。
左为风吕敷背包;右为可调式背带帆布托特包。从新加坡回国,林明志发现家乡的红树林面积大幅减少,感到非常惋惜。他和太太创办Xiapism红树皮染工作坊,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为了让更多人认识红树林的重要性。

让更多人认识红树林的重要性

自小住在笨珍沿海地带,红树林是林明志成长的风景底色。“每次打完球,我会跑去海边看日落,当时还可看到一大片红树林。但在我从新加坡工作20多年回来后,红树林大幅减少,生态系统也受影响,导致弹涂鱼也慢慢不见。”因此,他心想,若能将太太的兴趣发展成一个品牌,由此让更多城市人认识红树林的重要性,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决定在2019年创办Xiapism红树皮染工作坊。

自然染工序相当耗时,收集回来的红树皮需浸泡在盐水里长达1个月,才能进行染布程序,再将布料曝晒在阳光底下等待成色。林明志提醒,自然染布制品只能使用手洗,并挂在阴凉的地方风干,避免褪色。
自然染工序相当耗时,收集回来的红树皮需浸泡在盐水里长达1个月,才能进行染布程序,再将布料曝晒在阳光底下等待成色。林明志提醒,自然染布制品只能使用手洗,并挂在阴凉的地方风干,避免褪色。

品牌名称中的“Xiap”取自“涩”字福建译音,这是因为当地渔夫将红树皮染称为“涩染”。红树里头含有大量单宁,在空气中氧化后会呈红褐色。两人与炭窑厂合作,将工厂使用红树烧制成木炭前,所必须剥掉的红树树皮拿回家,浸泡在盐水里长达1个月,萃取出红色染料来印染布织物,再仰靠炙烈的阳光晒出好看的成色。

除了工序耗时,两人对布料材质也非常讲究,坚持使用纯自然棉布或麻布。这并非只是为了响应环保,含有人造纤维的布料,也会影响染色成效,成色不仅不持久,也不会那么好看。因此,高制作成本也提高了产品价格,但林明志表示,Xiapism的产品都很耐用,“我们相信顾客所购买的,是比这个价格来得更有价值的东西。”

布钱包。在品牌成立不久,林明志和黄素慧曾受邀到台湾参与亚洲手作展,让他们眼界开阔、获益良多。相比两地市场,林明志发现,台湾顾客群拥有更多年轻世代。近来,他们也开始调整定位,开拓海外市场。
布钱包。在品牌成立不久,林明志和黄素慧曾受邀到台湾参与亚洲手作展,让他们眼界开阔、获益良多。相比两地市场,林明志发现,台湾顾客群拥有更多年轻世代。近来,他们也开始调整定位,开拓海外市场。

单一用色,无阻创意设计

纵观Xiapism的产品,从帆布袋、钱包、书套,乃至枕头套和餐桌布等,无一不是在白布上仅以树皮的红褐色所绘制出来的成果。林明志透露,在起步阶段,他们坚持先用单一颜色,逐步建立明确的品牌形象。“我们希望人们看到这个颜色,就会想到Xiapism。等到品牌深入人心后,我们才会考虑是否添加其他自然染的颜色。”

虽然只有一种颜色,但林明志并不认为这会为创意设计带来限制,反而会让产品特色更为鲜明。Xiapism产品设计由黄素慧负责,在顾及时尚美观之馀,她也重视实用性。林明志以颇受欢迎的帆布袋为例,不仅容量大,袋子也有很多隔层。“顾客可以用这个包包来买菜,蔬果肉类可以分类置放。否则每回走一趟巴刹,我们就会将数十个塑料袋带回家。”

一次性塑料袋的泛滥使用,是导致红树林覆盖面积骤减的主要肇因,这是因为塑料袋会缠绕红树气根,造成缺氧。因此,在提倡保护红树林的同时,Xiapism所要传达的“涩-主义”,是一种环保、永续的生活态度。只是,林明志说道,在很多年轻人眼中,简陋破烂的穿著仿佛才是符合环保概念的打扮。“我们想传达一个理念——环保也可以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我们的目标,是想办法让人们时尚地过上不会伤害地球的生活。”

书衣。红树林面积骤减,与一次性塑料垃圾有很大关系。因此,Xiapism提倡重质减量消费的环保永续生活,并尝试制作好看又时尚的产品,改变“环保”给人的既定印象,一如林明志所言,环保也可以是一件很酷的事。
书衣。红树林面积骤减,与一次性塑料垃圾有很大关系。因此,Xiapism提倡重质减量消费的环保永续生活,并尝试制作好看又时尚的产品,改变“环保”给人的既定印象,一如林明志所言,环保也可以是一件很酷的事。

将艺术落实到生活中

Xiapism的产品种类广泛,为顾客从多方面著手营造时尚环保生活。林明志透露,他们正在研发时装,期许不久的将来,人们也可以将红树皮染制品穿在身上。他也坦言,自然染有它的限制,“我们建议顾客将产品买回家后,若有需要则用手清洗,并挂在凉爽的地方风干,而不要使用刺激性的洗洁用品,或曝晒在阳光底下,避免褪色。”

对长期从事艺术工作的林明志而言,艺术应该要落实到生活当中。“所谓的艺术,是如何通过作品传达自身的概念和想法,例如,我们曾将弹涂鱼画在袋子上,呼吁人们保护红树林生态。穿衣打扮也是如此,包括选择使用怎样的包包,也是自我风格的展现。”Xiapism的产品设计简约朴实,若觉温暖沉著的红褐色,符合自己想要呈现的模样,不妨由此开启时尚的永续生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