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固然可怕,不稳的政局远比这还糟糕。从去年希盟政府被走后门的方式替换后,我国政治生态就开始出问题了。如今的政治局势,虽然是源于人类史上罕见的灾难引发的,但是我国的国盟政府的低能表现才是今天乱局的主因。

Advertisement

这次的瘟疫在世界各地流传,造成了不小的危害,尤其是在政局上,有许多的国家正因为防疫不力面临政权倒台的危机,其中还有的国家领袖因此而下台。低能没有效率的政治领袖在这次的疫情中容易自曝其短,最后容易被人以此为借口加以进行政治攻击,进而失败。

即使是危机处理能力极高的政治领袖,也在这次的瘟疫中,会被无知的群众误解为应该为此负责的代罪羔羊。因为这次的新冠肺炎足以使到人们不得不改变生活习惯,甚至可说是丧失了许多自由。难以适应的人民只能怪罪于病毒本身,或者制定政策的人。可以说新冠的危害足以令政治家的政治生命提前结束。

这次的瘟疫足以令即使是强权封闭的国家,例如朝鲜也难以对抗。虽然朝鲜没有提出他们的新冠感染实际数据,但是他们也因为防疫而彻底封闭外界往来,而陷入了更大的民生危机。据报导,经过了一年的封闭,他们终于难以支撑下去,不得不对外求救了。现任的朝鲜领袖层也因此被传会出现变化。这就是没有感染瘟疫,却因恐惧瘟疫而遭到更大劫难的典型案例。新冠不只是在生理上,也在其他方面影响著那些没有患病的人。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选举中落败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因为防疫不力。如果没有新冠病毒,他会下台吗?应该不会,虽然他的政治作风有问题,但是也还是满足了美国许多选民的期望,暂时解决了美国的经济问题,并且还成功的展现了美国的自由作风,可以否决掉美国的某些传统惯例。

但是这次的新冠病毒是相当罕见的疾病,越是自由开放的国家,就越难解决问题。美国地广人多,即使地方政府再努力也难以完成滴水不漏的防疫机制。再加上特朗普的危机处理能力不够,造成了美国今日的惨状。正因为他无法解决危机,兼且信口雌黄,所以他才在选举中落败。

社会重启方案

可以说,在这次的劫难中,无法在防疫和民生这两方面取得成效的国家,其政治必然不稳。而我国在这两方面都不行,所以今天国盟才会面临倒台的危机。首先是国家今年初的紧急状态,在这个时机政府没有召开国会,结果出现了一堆不妥的政策,例如惩罚机制不明的高额罚款,没有顾虑到人民生活作息的企业营业限制,没有做好监督机制导致的感染群扩大等。

这些不妥的政策外,还有危机处理能力不够及时,政府官员对于事件看法的说词不一,说的和做的是两回事等问题,令到人民对政府失望。政府不召开国会,把一切政策制定权归于自己,结果人民自然会怪罪政府。

我国的政局在去年初发生混乱时,刚好发生大城堡宗教集会,政府没法采取有效的对策去阻止,导致了第一次行动管制令。从此民间的反政府活动也面对压制,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政府来处理这个危机。

许多的政党人物也因为这个空前危机,而暂停了他们的政治博弈,但是他们并没有平息下来。现在这个危机越来越糟,比起稳定,我们更需要的是有为的政府。而政治家们也在此时大肆搞政治活动,也是源于政府的无能兼且信口雌黄的表现。

在这不稳的政局底下,充满了各种变化。例如政府失去支持后,民间可能会出现的各派系支持者的冲突活动,或是为了稳定局势,在仓促间做出了足以令人民上街抗议的决定,甚至是重新选举所招来的更大的疫情。我们现在需要一个足以让人民继续安心迎接未来的政府,那是一个足以让人民信任,而且能制定出有效的社会重启方案的政府。

只是靠普及疫苗来解决疫情的政府是没法应对我们将面对的更大挑战的。最后,期望政府高官可以不分党派再协商以解决现在国家所面对的问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