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22日讯)美里市政局昨天跟随一些餐饮食店和购物广场业者,拟定新防疫标作业程序,其中文告阐明,只有完成两剂疫苗接种者和出示“电子证书”,才能进入美里城市转型中心(UTC)办理事务,或进入市局公共图书馆和隶属所有分区的图书馆。

Advertisement

这项附加管制条件SOP考虑欠缺周全,估计这势必掀起争议声音,亦是可预见问题。

迄今仍有许多已经接种两剂疫苗,却迟迟没能拿到手机应用程序“Mysejahtera”显示的“电子”证书,就算市局驻守UTC门口的工作人员允许彼等若能示接种疫苗“纸卡”,但若有者之前已不小心丢失了“卡片”,当局又要如何处理?

其中一市民指出,他的女儿已经接种两剂疫苗,迄今还没拿到电子证书。尽管她在接种第一剂疫苗时,疫苗中心显现的身份证号码少了前面数个数字。察觉后,便在中心要求进行修改。

但是,负责发出电子证书的应用程序的中心,却没有修改记录。当她注射第二剂后迄今已近两个月了,仍然没能拿到接种疫苗的电子证书。

他表示,倘若一些粗心大意民众,过于相信当局,以为只须等候若干时间,手机便会自动显示电子证书,便将这张“纸卡”早早弄丢了的话,他们又要如何和向谁提出申诉?

另一名已经接种第二剂疫苗的杨先生,迄今已超过1个月都没拿到接种疫电子证书。

尽管他多次通过电邮投诉管道,向手机应用程序中心投诉,也曾多次到疫苗接种中心询问,他就是拿不到已接种疫苗的电子证书。

他续说,迄今没有任何部门或单位负责为他“翻案”,他感到非常不满。他如今只能拿着一张纸卡“通关”。但是,经常被对方工作人员质于怀疑眼神,和不断质接种疫苗为何还拿不到电子证书的提问。

另一市民受询时也指出,他的父母接种疫苗电子证书资料是“附属”在他的手机里。因为他们已接种疫苗也持有了电子证书,之前以为这两张纸卡便自动作废了,所以他们早已弄丢了纸卡。

这也造成他们如今要到购物中心购买日常用品,面对很大困扰,因为其他家人陪同的话,他们手机里无法显示俩老已经疫苗接种的证书。

除此之外,亦有一些年届18岁以下的学生和雇员群体也表示彼等心中的不满。他们表示,彼等不被列入疫苗接种年龄层,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不能出示疫苗接种证书,便无法到这些购物广场购买用品和到市政局UTC缴单了?

当局制定额外的防疫SOP,却没有考虑到青少年的面对根本不能接种疫苗的问题。倘若日后所有商家都要顾客出示疫苗接种证书,这是否意意味了当局已经剥夺了彼等连购日常用品的权利都没有了?

其中有者指出,目前年满16岁便可考取摩托车驾照,年满17岁可考取汽车驾照了,倘若他们要到UTC的陆路交通局付还路税或更新驾照,是不是意味着彼等“连门都进不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