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当年马华与行动党密谈的条件也不成熟。在行动党走向高潮(拥有13个国席及31个州席)之际,而马华正陷入低潮(只拥有13个国席),双方是不可能达成协议的。

Advertisement

反过来,若是行动党也与民政党一样加入执政行列,则马华面对的问题更大了。事后也证明民政党加入国阵(1974年联盟扩大成国阵)不但与马华起冲突,而且明争暗斗从未间断。如果再加上行动党,马华的日子肯定更加不好过。

因此在1974年组成的国阵是朝野政党间合作的新开端,不过这只使到巫统更加强大,其他的成员党只能叨陪末座。在不蚕食马来人至上的地位下,党与党之间的合作未触及中心思想是可以被接受的。

只是到了1990年的大选,才看到马来人的分裂而出现46精神党直接向巫统的执政权挑战。虽然在东姑拉沙里的领导下,行动党与伊党成为他的合作伙伴,再加上沙巴的团结党,但还是动摇不了巫统的根基。

1999年又再见巫统分裂下的激烈斗争,一边是安华领导的公正党、行动党与伊党;另一边是国阵依然故我的守株待兔。整体而言,只见马来社会有所分裂,未见其他族群倒戈相向,马哈迪领导的国阵依然稳住政权。这说明了,党与党的斗争已发展成党内部的斗争。

到了2008年的大选是政治的真正分水岭,这一回是安华带头催生的,5个州属在一夜间变天,同时国席也形成两线制(140席对82席)。

但在2015年时,伊党脱离了“民联”,在声势上打击了已易名为希盟的组合。此时脱离伊党的“开明派”另组国家诚信党加入了希盟。吊诡的是,马哈迪又率领一个新政党加入,取名为土著团结党(2016年)。

马哈迪与安华斗争

在与希盟经过多次谈判后,希盟接受马哈迪的领导,为的是推翻纳吉政府。这一举奏效,在2018年的大选中,希盟脱颖而出,主政中央。然而,马哈迪组成的内阁没得到新旧巫统人的祝福。他们反对行动党在希盟的领导地位。虽然明知马哈迪不会受人操控,但还是不断制造舆论公开指责行动党把持朝政,企图淡化马哈迪与安华的斗争。

当2020年2月慕尤丁被推举出来领导政变后,他在取代马哈迪的同时,也一口气把行动党踢开,并阻止安华上位。最新的一次是今年7月,巫统在阿末扎希领导倒慕尤丁虽取得成功,但来到关键时刻,巫统又把安华排除,宁可扶持新人依斯迈沙比里上位。这也等于否决行动党重返布城的机会。

这就不难明白,不论是巫统、伊党、土团党或砂土保党,为什么不能支持安华拜相,因为在它们看来,除了安华本身因素外,要堵住行动党的坐大,就是不让安华抬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