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纷纷扰扰的政治风暴,看似在慕尤丁下台以后,得到缓解,可近日的政局发展,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Advertisement

慕尤丁辞职后,初期朝野政党以共同抗疫为由,遵从元首谕令,放下政治歧见,携手合作。希盟领袖登门会见新首相,签署共识,看似一片和谐。可是新首相讲一套,做一套,先是新内阁新瓶装旧酒,尸位素餐,令人民失望,又委任因抗疫失败下台的慕尤丁为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等同部长级别,使得盛意拳拳向首相伸出橄榄枝的希盟气的跺脚,令人难以接受这番操作。加上即将来临的国会没有信任动议这一回事,依斯迈可说是违背了当时举国对他的厚望。

依斯迈上位,不是因为能力超凡,只是时势造就下,幸运出线而已。慕尤丁辞职,依斯迈接班,这是倒慕成功吗?从目前种种迹象看来,慕尤丁与依斯迈很可能早已达成了下台后的权力分配共识。

慕尤丁从早期联手纳吉“逼宫”阿都拉,之后因一马公司案反纳吉,联手希盟,再到出卖希盟盟友,争得首相位,哪一次不是为了自身的政治权益为出发点?

在被迫下台以后,竟然有无知者建议让慕尤丁出任资政,民间即激起反对声浪。如今在受委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一职,倘若稍有廉耻之心,在被轰下台以后,会拒绝所有官职委任,但慕尤丁不然,他接受了这番委任,享受了部长级的待遇,继续他那之前失败的政策。

兜兜转转,尘埃落定以后,国盟政府没有任何损伤,除了首相换了依斯迈担任,部长调换位置,倒慕的部长被排除在外,我们没看见所谓的新政府,有什么新气象新气息,就连政策都没有下定决心的大刀阔斧。老慕被委以复苏理事会主席这样重要的职位,是政府江郎才尽,无大将老慕作先锋?还是这一切都是已经谈妥的“协议”?

慕尤丁有何能耐?

别忘了,慕尤丁担任首相18个月,疫情失控,社会倒退,动用国家数千亿公帑,非但没有稳住经济,反而造成数以千万计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中,上万无辜生命染疫死亡,他还有什么能耐能带领国家复苏前进?

由此可见,依斯迈会否是过渡首相而已?受制于巫统派系斗争,但更大程度受控于慕尤丁?因此,新内阁的排阵,慕尤丁班底毫发无伤,下台的慕尤丁,不到七七四十九天,就借尸还魂,以同部长等级的复苏理事会主席一职,走进前脚刚刚离开的权力中心。

面对著慕尤丁及土团党,依斯迈能否凭自身的实力运筹帷幄,号令天下?若没有老慕的推助,依斯迈也不会因为副首相的光环,近水楼台而得月。因此,如今依斯迈委任慕尤丁如此高职,怎会不让人联想有回报老慕“知遇之恩”,或者与慕尤丁私下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之嫌?

显然,依斯迈与希盟领袖会见,签署所谓的共识,不过是为了遵守元首谕令“逢场作戏”而已。希盟急于向依斯迈示好,如今只得了个桔。慕尤丁以退为进,希盟妄想会得到新政府的友好对待,也别痴心妄想新政府会推出改革性的政策。反之,慕尤丁之前的政策,很可能会继续推行,依斯迈不过是换了个角色,替慕尤丁继续执行罢了。政治在权谋手段之下,一切道德伦理,规矩律法,均是粪土。

从“打倒慕尤丁,国家才会好”,到如今老慕以治国失败者的姿态跃居政府高位,颠覆了我们的三观。人们厌恶的政治魅影,又悠忽而来,挥之不去,实在国之不幸,民之祸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