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11日讯)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表示,目前卫生局的隔离安排工作存有偏差之处,或许这也是导致州内病毒传播链无法被有效阻断而导致确诊人数一直居高不下。

Advertisement

她指出,日前接获一位诗巫市民的投诉,表示卫生局行事效率太低,原因是其家人于8月28日透过抗原快速检测(RTKAg)被发现初步确诊,但是当局却于8月30日才再一次安排为该确诊家人进行聚合脢链反应检测(RT-PCR), 而这份拭子检测报告也迟至本月6日才出炉, 因此他作为密切接触者的隔离令生效期是从本月7日开始计算起至20日结束。

没被通知需强制隔离

“该市民纳闷的表示,虽然他确诊的家人于28日就被令居家隔离,但是被列为“密切接触者” (close contact)的他在其家人的RT-PCR未出炉前却没有被诗巫卫生部强制隔离,意味着从上个月28日至本月6日这10天期间他本身其实还是可以自由趴趴走。唯庆幸的是这位民众非常负责任,生怕本身也已染上病毒而会传播给别人,因此这段期间她都留在家里自行隔离。”据她所知,时至今天这位密切接触者依然还未被卫生部安排前往进行聚合脢链反应检测(RT-PCR),反而只是收到卫生部发来的信件及隔离手环指示他进行居家隔离。对此刘强燕表示并非每个密切接触者都是如此般自律,一旦同样的清况发生在缺少责任感的人的身上时,若他们带着病毒到处趴趴走恐怕病毒传播链又就此在社区传开而病例也持续的没完没了。

刘强燕认为,这是卫生部目前防疫工作的一大纰漏,当局应该第一时间把确诊者和密切接触者隔离,以免再接触到其他人,若等到三五天后报告出炉才开始隔离密切接触者一切可能太迟了,因为这段时间他们已经不知又接触了多少人!

应确保手环主人戴上

此外,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提醒卫生部官员,在把隔离手环送到居家隔离的确诊者或密切接触者的手中时必须确保他们已经把手环妥当配戴后才可以离开现场。

“据我所知,一些官员把隔离信函和隔离手环放在门外后就离开了,这样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一些不自律的确诊者或密切接触者或许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把手环戴上,并且可能肆无忌惮的偷偷往外溜达。”

对此,她对于这样的情况表示担忧,并强调如此松散的防疫工作,恐怕将成为防疫的破口,她说,若隔离工作无法被有效的安排及监督,居家隔离的确诊者或密切接触者在家松懈的与家人接触,而其家人也不自觉还到处趴趴走恐怕将产生新感染群及以及造成社区人心惶惶。

防疫政策朝令夕改

此外,如果当局的防疫政策不断朝令夕改,且也没有做出有效的安排和沟通,确诊和隔离的人也可能因着资讯有限而惊慌失措,这只会对严峻的疫情增加更多风险,让问题火上加油。

刘强燕强调,尽管她十分理解卫生局的前线人员和官员的辛苦,如今砂拉越每天超过3千宗确诊病例,州内各省县的疫情都持续恶化,医疗资源吃紧,人手不足,整个体系濒临崩溃的担忧,但她始终认为以上的问题还是必须被重视,检讨和改善。

“无论如何,有鉴于目前情况如此严峻,我也要呼吁大家保持冷静,尤其是被告知确诊的、不要感到惊慌失措,继续保持镇定与卫生局联系。如果有接触过确诊者,要留在家里等待卫生局的指示而不是继续到处趴趴走。 疫情之下,让我们一起发挥守望互助的精神,做个尽责任的好公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