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海15日讯)1996年成立于广东省的中国恒大,是中国借贷与建设自由发展时期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公司负债近2兆元人民币(约1.2兆令吉),可能成为中国多年来最大的破产案之一。根据路透社分析,恒大的面前有3条出路:狼狈倒闭造成深远影响、有序倒闭、或是由政府出面救助。不过,第3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Advertisement

路透社报导,近年来,在削减金融风险和促进住房可负担的过程,中国政府向开发商提出了债务和土地购买限制以及数以百计的新规。

在监管机构实施上限规定后,中国恒大在去年加紧削减债务,虽然明年初之前没有大规模离岸债务到期,但迟迟不支付供应商款项和贷款利息,让投资者长期以来的担忧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现在,由于无法获得新资金,恒大不能向供应商和完工项目付款或是支付涨薪要求,不得不聘请顾问并发出违约风险警告。这一风险连同收购、拆分或是救助等情境,目前均在评估当中。

2008年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倒闭,引起了交易对手的危机,并最终使全球市场陷入瘫痪。虽然分析师们无意将恒大与雷曼兄弟作类比——但一些投资者担忧,会有类似的危机蔓延风险。

周三再有投资者前往广东省深圳市的中国恒大总部,要求偿还贷款和赎回金融产品。
周三再有投资者前往广东省深圳市的中国恒大总部,要求偿还贷款和赎回金融产品。

其他开发商遇到同样问题

银行业务和资产管理公司SC Lowy的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洛伊说:“如果像预期的那样,恒大出现债务违约并进行重组,那么(影响)怎么可能不会蔓延。”该公司专注于不良贷款和高收益债务。

洛伊补充:“有其他开发商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无法获得流动资金,而且借贷规模过高。”

其他担忧包括银行对地产商的风险敞口,以及监管机构不顾破坏性后果的暗示,继续推进房地产市场改革的决心。

到目前为止,市场反应主要体现在债市和恒大股票,以及其他开发商的股票和债券方面,如富力地产和鑫苑置业。

恒大的股价在过去14个月内下跌了约90%,而其美元债券的交易价格比面值低60%至70%。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分析师埃雷罗说:“中国最显而易见的灰犀牛,也就是房地产行业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目前最迫在眉睫的担忧,是发生一波房地产行业崩溃,而不是雷曼式的金融危机。恒大若贱卖资产可能会破坏价格,导致杠杆操作的开发商崩溃,使这个占中国经济1/4的行业陷入瘫痪。

“雷曼(是)非常不同的,因为它贯穿了整个金融系统,冻结了活动。”伦敦的独立分析师佩雷特说:“数以百万计的合同有众多交易对手,人人都在计算他们的敞口。”他说:“恒大的问题压制了整个房地产行业。”

银行风险敞口牵连甚广

银行的风险敞口也牵连甚广。一份泄露的2020年文件显示,恒大负债涉及超过128家银行和逾121家非银行机构。这份文件被恒大斥为捏造,但分析师十分重视。

但数据显示,上个季度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可控的1.76%,而且与美国相比,中国对金融系统的控制力要强得多。

当局推动开发商减债,也被视为增加了恒大房地产清算的可能性。信用分析机构Reorg的不良债务分析师James Shi称:“政府一直努力不懈地推动臃肿的房地产行业去杠杆化,因此现在不太可能向恒大抛出救命稻草。”

分析师们越来越期待出现一场旨在保护小投资者的有序倒闭,周一约有100名不满的投资者愤怒地围堵恒大总部,而债券持有人的债券也遭减值。

“我们不相信政府有救恒大的动力(这是一家民营企业)。”野村分析师Iris Chen在一份客户报告中称:“但在我们看来,他们也不会主动让恒大倒闭,即便真出现倒闭,他们也希望是更为有序的倒闭。”

如果恒大想有任何的挽回,就必须首先为其资产找到买家。这方面一直很难,因为潜在买家似乎想等恒大撑不住的时候再出手。

恒大周二在一份证交所公告中称,未按预期时间完成出售位于香港的办公大楼。恒大补充:“对本公司的持续负面新闻报导严重影响潜在购房者信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