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14日讯)砂拉越疫情趋向严峻,本地华社的公会纷纷改为召开网上会议,然而一些社团为求出席会议者人数达标,连老人家也要学上视频会议。

Advertisement

本市某公会负责人称,受到疫情影响,使到社团的会员大会展延多次,逼不得已改为视频会议,但一些年纪较大的理事及会员,或遇网上会议障碍的问题,因此开会前要安排年轻的理事过去指导。

年轻子女助登网

他说,因为疫情影响,并非每个人都愿意让陌生人登门造访,因此他们会透过手机与其家人沟通,并传送会议链接的网址,要求其家人的协助完成登入会议视频。

“基本上社团公会透过召开视频会议,没有太大的问题,遇上视频障碍的理事,主要是面对“失声”,或不晓得如何发言等,不过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厉害,很多长辈都靠家里的小孩协助上网及出席视频会议。”

他说,很多理事都是上了年纪者,普通上网刷刷脸书或社交媒体,一般老人家都没问题的。不过要进行网上视频会议,一些年迈的理事就要靠家里的子女,甚至孙子孙女的协助,帮忙设定好才上视频会议。

商人靠网给做生意

他笑称,随着疫情的冲击及社会的改变,现在很多华社不能正常的召开理事会议或会员大会,惟有透过视频来交流及商讨公会事务,因此很多年纪大的理事,步伐也要跟随疫情影响造成的转变,自己学上视频会议,或靠子孙来协助,这也算是一种新常态了。

“如今的社会,不仅仅是孩子们要上网课,活跃社团公会的老一辈,很多开始学习如何上网进行视频会议。甚至很多生意人,也是透过视频与本外地的商家进行联系,网络世界也因疫情的冲击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他说,有些老会员比较好学,边问边学,并在家里的孩子协助下,很多渐渐的学会登入视频,因此开会前传一组编号给他,时间到一个二个都很快到视频会议中报到了。

视讯会议成常态

无论如何,理事会议或比较容易解决,一旦到会员大会问题较大,除了要拼线上显示的人数,以达到社团注册局过半人数的指标,因此需要更多会员踊跃上网充人数。

他说,因此在疫情尚未受到良好控制,单日确诊人数仍未达到安全水平,未来仍得继续依赖网上视频会议,料很多公会必须提前预设上网时间,以便让更多有上网障碍的人逐一成功登入“会议厅”报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