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给予行管令期间逗留在美里的外地劳工协助,古汉年发动了物资援助工作,协助来自沙巴和外国的劳工,通过赠送他们物资,以减轻他们在行管令之下手停口停的困境。

Advertisement

古汉年受访时说,去年政府在3月18日施行行管令后,他就随着圆满团队走入社区,为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物资援助。

当时,通过圆满团队协助的对象,主要是一些因为暂时失去工作而没有收入的友族,大部分受益。

古汉年说,他在圆满人生学习的是一个如何把爱传下的理念,通过学习全面提升个人、家庭与社会的生活品质,带动和参与社会服务,从而走进充满感恩、智慧的家庭与社会,希望自己能成为他人的垫脚石,让他人能踏上成功与人生的康庄大道。

古漢年(左1)贈送物資後與受益者合影。

也因为他小时候的生活贫苦,当时他的父亲收入不多,家里经常要面对断粮的窘境。因此,他对于生活在恶劣环境中外劳的情况非常清楚。

“当时,我们家里就连冰柜都没有,吃饭就很简单,把炸葱调在米饭里加上一点酱油就是一餐了。经历了这样的生活情况,我非常了解那些生活困苦人们的情况,特别是面对疫情冲击时,他们失去工作和收入。”

贈送給外勞的物資主要是白米,乾麵等糧食。

古汉年说,今年初,政府重启行管令后,他再次接到外劳的求助电话,这次,他以嘉应五属同乡会青年团名义来进行物资援助工作,他自掏腰包购买粮食,庆幸的是一些朋友知道后,纷纷捐款和捐出物资,让他把物资赠送给这些贫苦人们。

“接着,大埔同乡会青年团的谢家洪看到我们的援助工作,就把大埔青年团也带进来一同进行物资援助工作。”

“我们团队成员中的画家李进发看到情况需要,就把他带领的长虹文娱社青年团也带进来,如此一来我们的团队就更加强大了,获得的物资也增加了许多。”

部分援助團隊成員贈送物資後合影。

他说,过后华帮(由多个华人社团青年团团长组成)知道我们的物资援助工作,他们也参与,并捐出一些资金,协助团队购买物资和粮食来赠送给这些需要帮助的外劳和来自沙巴的劳工。

每次接到求助电话后,古汉年就会前往求助者的居所去了解实际情况,确定他们的情况后,他就会和团队成员把粮食和物资送到需要帮助者的住所。

這些外勞的居所是非常簡陋的木屋。

他说,查看实际情况是要确定对方真的是需要帮助的人,因为物资得来不易,许多物资是由善心人士捐出,他要确定物资是真的能够送到需要帮助者的手上。

“去年我跟随去派送物资时,也曾经看到一些友族的贪婪情况,他们未必需要物资,但他们是来者不拒,在我们面前装穷。”

接到援助要求後,古漢年會到人們的居所實地了解情況。

古汉年说,在他走到外劳住所查看时,经常看到的是他们确实是没有粮食了,冰柜里面几乎都是空的。

“在派送物资的时候,团队成员也看到真正贫穷、需要帮助人们的艰苦情况,很多情况是一间屋子里面住了30个人,一个房间挤了6到8个人,又或者是住在非常简陋、破旧的工地木屋,吃、睡都在同一个空间。”

“他们也不是坐而待毙,他们也会在居住的一些空地种一些番薯、木薯、蔬菜,也会到附近的沟渠或水池钓小鱼来吃。”

“一些外劳的居住环境就连水电都没有,他们必须走一段路去取水。团员们看到他们就居住在这样的环境,无不感到惊讶,一些团员说,这样的环境怎能活啊!”

“一些小孩是外劳夫妇来到美里工作时在这里生下的,他们面对没有出生纸的困境,不能到学校上课。我在想,政府是否应该接受这些在美里诞生的小孩,至少给他们居留证,让他们有机会上学。”

在了解過程中,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們的確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冰櫃也幾乎是空的了。

赠送物资工作一路做来,古汉年非常感谢捐出物资和金钱的热心人士,他们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动力,让赠送物资的工作能够继续下去。

“有一位女热心人士就捐出好几千令吉的饼干,一些人买了食物和干粮送来交给我们,一些人捐出现金给我们购买物资,这些都是强大的动力。”

許多外勞的居所是廢棄的工地臨時宿舍。

在派送物资协助人们的过程中,古汉年和团队成员可说是亲眼看到了贫苦人们艰苦的一面,以及许多让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很多时候,我们去派送物资时,看到许多让人心酸的实际情况。其中一个最让我感到心中滴血的是,一位外劳母亲为了给孩子买奶粉,不惜卖身赚钱,就是为了给孩子买奶粉。”

他说,有一回他和团队成员要到史纳汀区派送物资,他们出发前会先跟他们要帮助的人们取得联络,确保他们在住所等候。

援助團隊感謝熱心人士捐款。

“这名外劳妇女就告诉我说,她来不及回去,因为她要设法赚点钱来给孩子买奶粉。在政府重启行管令的当儿,这些原本在工地工作的外劳都暂时失业了,一个妇女还有什么办法赚钱呢!我听了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这是非常无奈的事情,古汉年团队能够给予他们协助的是援助物资,这些援助物品主要是白米、干粮等食物,价格昂贵的牛奶粉并不在预算之中。

当然,也有一些热心人士捐了奶粉,但也只能够提供部分家庭的需要。

古漢年從熱心人士手中接過奶粉。

这些日子来,古汉年除了接到外劳的求助,也多次接到本地友族的求助。对于本地友族的求助,他是把求助者的联络电话转交给各选区的州议员助理,交由他们去提供援助。

“我们只集中提供外劳,或来自沙巴的非砂拉越劳工协助,本地要求协助者就交由他们选区州议员的服务团队。”

人們捐出的物資都是糧食。

他说,政府也给予需要帮助的人们援助物资,而政府的主要对象是公民。当然,也有一些通过代议士发出的援助物资也赠送给外国人,但只是给了一小部分的外国劳工。

“美里的对象就包括升白旗要求援助的人们,因为他们已经有许多人给予物资援助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