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苗已被证实为一项重大的创举,可协助降低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严重疾病风险以及死亡案例。这也让很多人意识到常规疫苗接种的重要性,因为类似于防范子宫颈癌(Cervical Cancer)的可预防性疾病在接种疫苗后,让人体有极大的保护作用。

Advertisement

妇科与妇科肿瘤专科医生苏列斯(Dr. Suresh Kumarasamy)表示,疫情间因害怕受到病毒感染或保健条件受限,都有可能是扰乱执行以及获取常规疫苗接种服务的肇因。同时,早已将疫苗接种计划纳入校园的各国,包括马来西亚也可能由于全国性的学校关闭而受到波及。

世界卫生组织(WHO)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分别造成全球2300万名儿童和160万名女孩,错过基本疫苗与人类乳头状瘤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HPV)疫苗的接种。

以天花(Smallpox)和脊髓灰质炎(Polio,俗称小儿麻痹症)等疾病为例,新冠肺炎发生以前,疫苗早已是在全球对抗疾病的重要利器。“多亏疫苗的问世,每年被拯救的生命估计多达200至300万人,所以它无疑是最成功的卫生干预手段之一。”苏列斯说。每个童年时期的疫苗接种也可有效节省医疗成本和生产力损失。

降低死亡病例的必要措施

另外,常规的疫苗接种是减少子宫颈癌死亡病例的必要措施。去年,子宫颈癌夺走了全球34万2000名女性的宝贵生命。若是不采取行动,这个数字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年继续攀升。尽管子宫颈癌是一种可预防的疾病,但它在2018年仍是马来西亚15至44岁女性间,第二号常见癌症。

世界卫生组织已立下在2030年前消除子宫颈癌的全球目标,而让90%介于9至15岁的女孩全面接种以抵抗人类乳头状瘤病毒正是其中的目标之一。为了在我国达成这项目标,通过全国免疫计划(National Immunisation Programme)和校园HPV疫苗接种计划施打HPV疫苗,可说是对抗子宫颈癌的关键。

人类乳头状瘤病毒是导致近99%子宫颈癌案例的元凶。大部分拥有性生活的人士都有可能在进行性行为后被该病毒感染。虽然大部分病毒感染可自行清除,但有些无法清除的感染却可能引发成子宫颈癌。

如今在马来西亚已有3种HPV疫苗被批准使用——即二价HPV疫苗(Bivalent HPV Vaccine)、四价HPV疫苗(Quadrivalent HPV)以及九价HPV疫苗(9-valent HPV Vaccine)。这3种疫苗皆可对抗导致70%子宫颈癌的HPV 16和18类型;九价HPV疫苗则可额外防范5种造成另外子宫颈癌的HPV类型。HPV 52和58类型是马来西亚女性间常见的HPV类型,而这些类型都由九价HPV疫苗所涵盖。

槟城妇科与妇科肿瘤专科医生苏列斯
槟城妇科与妇科肿瘤专科医生苏列斯

男性也可接受HPV疫苗接种

苏列斯补充:“除了防范子宫颈癌,HPV疫苗还可预防阴道癌(Vaginal Cancer)、外阴癌(Vulvar Cancer)、生殖器疣(Genital Warts)以及肛门癌(Anal Cancer)。”事实上,男性也可接受HPV疫苗接种,因为它不仅可保护他们免受HPV感染和相关疾病的侵扰,还有助于减少传播及增加群体免疫。

纵使抗疫工作刻不容缓,但我们也必须优先看待对抗子宫颈癌的斗争。除了疫苗接种,疾病筛检的措施也务必持续推行。苏列斯提醒女性,若有不规则阴道出血,或在性行为后出血等的疑似症状,应立即向妇科医生寻求谘询,以排除患上子宫颈癌或其他严重病理因素的可能性。

由于校园HPV疫苗接种计划受到疫情的阻挠,因此我们有必要追加疫苗接种计划或更多的社区计划,以确保可缩小由新冠肺炎所造成的巨大鸿沟。与此同时,家长也应遵守孩子们的疫苗接种时间表,以保护他们的健康和福祉。

苏列斯指:“此次疫情犹如当头棒喝,不仅凸显了疫苗的可贵之处,也提醒了我们幸福尚在,仍有机会可通过各种工具预防子宫颈癌等致命疾病的道理。我们应善用手上资源,以保护自身和孩子免受这种可预防疾病的危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