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清晨跑步、健身是运动爱好者吴旺庆(Jesmond)的习惯,在历经一场生死劫后被迫截肢,虽然打击甚大,但他认为自己曾经好好地利用过这双腿,如今只是换一种方式生活,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

Advertisement

现年56岁的吴旺庆从事广告设计工作,过去虽有运动的习惯,但吃睡不定时,也甚少定期做体检。2016年,他在与客户开会时忽然背部疼痛昏厥,紧急送院。医生告知是大动脉爆裂,情况十分危急,即便进行抢救也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仅剩3至5%存活率的他丧失了求生意志,已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昏昏沉沉地和太太交代遗言。

当下吴旺庆的太太不想放弃一线希望,决定将他转至国家心脏中心(IJN)。经过3位医生历时8小时的手术,把吴旺庆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然而他并没有度过危险期,昏迷了约8天。每一天对吴旺庆的太太而言都很难熬,担心他就此成了植物人,永远都醒不来。

太太是吴旺庆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当初她的坚持,他可能早就不在了。吴旺庆感恩太太的不离不弃。右图为2019年他俩到台湾旅行时所摄。
太太是吴旺庆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当初她的坚持,他可能早就不在了。吴旺庆感恩太太的不离不弃。右图为2019年他俩到台湾旅行时所摄。

“太太的坚强信念救了我”

吴旺庆回忆道:“我是在听到经文后醒过来的,后来才知道是我太太请师父为我念经祈福,每天在我耳边播放。睁眼的当下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微光。因为插管的原因,我无法发声。当下我就想‘惨了,我一定是瘫痪了,怎么办?’”

那段时间对吴旺庆而言是煎熬痛苦的;直到护士为他拔除喉管,他用了好长时间才恢复视力,看到太太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活过来了。“我真的很感恩我的太太,对我进行抢救是一个很大的赌注。我很庆幸她没放弃我,是她坚强的信念救了我。”吴旺庆指人们一般都关心病患,但其实家属的心理压力才是最大的。

吴旺庆是虔诚的佛教徒,太太在他昏迷时请师父和师兄姐念经祈福,他是在听著声声经文中苏醒过来。图为夫妻俩与师父的合照。
吴旺庆是虔诚的佛教徒,太太在他昏迷时请师父和师兄姐念经祈福,他是在听著声声经文中苏醒过来。图为夫妻俩与师父的合照。

看著亲人倒下,要在最艰难的时刻做出决定,顶著压力下还要兼顾工作,吴旺庆表示太太比自己更辛苦。“幸好我太太是很坚强的女性,也感恩我姐姐和外甥女陪伴她,我俩才能度过这个难关。看她为了我辛苦地撑著,我也必须尽快振作。”吴旺庆说。

在休养近40天后,吴旺庆康复出院,但在3个月内,他再次面临一大挑战。当初为了做心脏搭桥手术,必须取出左脚的动脉;伤口不幸受到细菌感染,必须截肢保命。吴旺庆坦言自己很茫然,但从未掉过眼泪,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命来之不易,得尽快调整心态。

能靠自己的力量,吴旺庆就不坐轮椅,尽量自理生活,不想辛苦太太。
能靠自己的力量,吴旺庆就不坐轮椅,尽量自理生活,不想辛苦太太。

与身障友人结伴晨运

心脏手术和截肢后,吴旺庆的生活遭遇了180度的转变。往昔每日晨跑至少10公里的他,再也无法参加最爱的马拉松项目,甚至连如常走路都是一个挑战。他总想著:“我是活下来了,但我要怎么活下去?”

尔后,他意识到自己能活著已是不幸中之大幸,继续前行(Move on)才能回报太太对他的不离不弃。“曾经我有好好地利用这双腿,此生无遗憾了,现在只是换一种方式生活。”吴旺庆很快地接受了事实。左脚装了重达4公斤的义肢,花了6个月才学会站起来,用了整整2年才能真正单独行动。他的人生如同重启,知命之年学走路,也要重新调整心态,一改生活习惯。

不变的是吴旺庆依然热爱运动,他经常与一些身障的朋友结伴到公园晨走。他坦言,一群装著义肢的人走在路上难免会引起他人注意,但吴旺庆并不加以理会,反而认为教育他人关爱残疾人士成为了他的使命。

吴旺庆对马拉松几近痴迷,有时候单单晨运一跑就是20至30公里。虽然截肢后的他无法像过去那样参与全码马拉松,但他认为自己至少曾好好地用过这双腿,已觉得很值得、满足。
吴旺庆对马拉松几近痴迷,有时候单单晨运一跑就是20至30公里。虽然截肢后的他无法像过去那样参与全码马拉松,但他认为自己至少曾好好地用过这双腿,已觉得很值得、满足。

用身障角度 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很多人截肢后都会遮遮掩掩,但医生让我们尽可能穿短裤,因为这样旁人看到的话会减少跟我们碰撞的机会,对自己和他人都比较方便。”然而并非每个人都如此友善,吴旺庆透露朋友的遭遇,“有个男人曾冲著装义腿的朋友吆喝道:‘你以为这样露出你的假腿很好看吗?很骄傲吗?这样会吓到小孩的!’当下我朋友也没有反驳,只是微笑带过。”吴旺庆的轻描淡写夹杂著无奈。

他续道:“我是从四肢健全变成残疾人士,看到了我过往忽略的事。比方说我会开车外出,OKU停车位总是被一般民众霸占;基本设施不完善,对无论是身障或视障的人都不方便,我们还要面对外人的不理解和不友善对待。”

吴旺庆坚持每天做运动,维持体能。
吴旺庆坚持每天做运动,维持体能。

对于这一切,吴旺庆非但不气馁,反而把这些负面转化为正能量。“事故后我懂得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人事物,别人如何对待自己并非能掌控的,我们必须先坦然接受自己;心态的转变,让我也发现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善良的人。”

外出时偶尔有小孩直盯著吴旺庆的义肢,家长会连忙道歉,他则藉著机会教育孩子。“很多人都会觉得截肢就是糖尿病所致,我会告诉他们我的状况,让孩子多照顾自己的身体,还有学习如何关爱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吴旺庆的义肢如同行走的教材,他的大方展露如同为残疾人士发声,同时也尽自己的力量让社会更有爱。

吴旺庆笑称自己是半个音乐人,曾和朋友参与稻海音乐节,偶尔也会在面子书分享自己唱歌的视频。
吴旺庆笑称自己是半个音乐人,曾和朋友参与稻海音乐节,偶尔也会在面子书分享自己唱歌的视频。

失去左腿 却收获更多

当初为了好好休养,吴旺庆结束了设计工作室,如今他开始创业,和太太共同经营网卖生意。“大约在7、8年前我和太太就有想过创业,但因为我太忙所以计划被搁置了。我太太很喜欢猫,在我生病期间她以‘猫夫人’的笔名写作,所以这次疫情下创业,我们就开始‘猫之物语’(Neko’s Tale)的小生意。”吴旺庆说。

有了“猫夫人”,吴旺庆自然而然就成了“猫先生”。他们的网店售卖防疫物品,还有吴旺庆所设计的猫咪元素小物,以及一些画作、书法作品。相比过去繁忙庸碌的生活,吴旺庆放慢了自己的生活节奏,重拾绘画、唱歌的爱好。夫妻俩不时也在社交媒体专页分享生活趣事以及心得。

过去忙忙碌碌,如今有时间重拾画笔,吴旺庆闲暇时会作画,陶冶性情。
过去忙忙碌碌,如今有时间重拾画笔,吴旺庆闲暇时会作画,陶冶性情。

他表示:“我在康复中心看到了人生百态,有些家庭因亲人截肢而妻离子散、相互埋怨。我很庆幸有太太一路陪伴,想藉著平台分享故事,想让一些和我们一样遭遇的人看到猫夫妻是如何携手渡过难关的。”吴旺庆希望“猫之物语”不仅是门生意,更是能够传递能量的品牌。

他坦言虽然事故让他失去了左腿,但收获的反而更多。与太太和家人的关系更密切;从前没想过有机会可以再经营自己的爱好,如今多了时间重拾兴趣,日子变得更充实。“我也学会了感恩,能够活下来就已经很幸运,我更珍惜每一天。”

猫先生和猫夫人希望能打造一个有故事、有温度的品牌。他希望能把本地手作品牌推广出去,也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作。
猫先生和猫夫人希望能打造一个有故事、有温度的品牌。他希望能把本地手作品牌推广出去,也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作。

【面子书:Neko’s Tale】【Instagram:jesngnekostal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