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4日讯)中国恒大债务危机恶化,但有机会获政府出手相救。美国《华尔街日报》引述接近中国当局的消息指,中国正在要求地方政府为恒大可能倒下做好准备,未来该集团可能被“拆骨”成三个实体,拟转变为国企,带动恒大系股价反弹,惟不同消息仍满天飞。

Advertisement

彭博社引述Asia Markets报导,中国当局正在最后敲定将恒大集团分为三个实体的重组协议,方案可能会在几天内公布。报导指,重组将以国有企业为基础,并实质将该地产开发商转变为一家国企。

中央虽下达指示 未提具体援助

此外,彭博社周四引述知情人士表示,北京金融监管机构下达指示,要求恒大专注于保障在建楼盘的开工建设,并要求恒大与境内外投资者积极沟通,避免发生美元债刚性违约事件;同时要求其尽力保证恒大财富有序完成个人投资者的兑付,惟未有表示会提供任何支援。因此对恒大而言难言是好消息。

周三深夜11时,恒大召开“复工复产保交楼”专题会,4000多名集团各级领导参会,会上主席许家印表示,保质保量顺利交楼是公司必须履行的义务,一定要承担的责任;只有全力复工复产、恢复销售、恢复经营,才能保障业主权益,确保财富投资者的顺利兑付,逐步解决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商票兑付,陆续不断归还金融机构的借款。

早在同一日中午,安徽省安庆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曾发布公告称,因安庆粤通置业有限公司欠缴土地出让金,安庆市人民政府已依法解除恒大中央公园项目地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收回土地。此外,为全面了解该地皮债务债权情况,以向相关审计提供精确信息支撑,公告亦要求该地皮直接关联的债务债权人,在公告发布日起的5个工作日内到安庆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进行登记,逾期将被视为自动放弃债务债权。

据悉,该地皮为恒大地产合肥子公司于去年3月以总价8亿7700万元人民币(约5亿6726万令吉)竞得,用途为商业居住混合用地。据中国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资料显示,欠缴土地出让金的安庆粤通置业为去年3月底成立,背后的两名股东为央企中国光大及恒大地产,双方持股比例分别为90%和10%。

地方政府为恒大或倒下做准备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官员表示,有中国地方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已接到指示,如果恒大未能以有序的方式处理好自身事宜,他们只有在最后一刻才能介入。知情官员将这些行为称作是“准备好迎接可能的风暴”。

知情人士称,中国当局要求地方政府成立会计师和法律专家组,研究恒大业务的财务状况;与地方国有和民营房地产开发商会谈,准备接管房地产项目;建立执法团队,以便监控舆情。

此外,报导又指出,中央正在尝试了解恒大境外债券持有人身分。恒大境内外债务庞大,单是年底前境外债息已高达6亿1500万美元(约25亿6999万令吉)及3亿5400万元人民币(2亿2909万令吉),当中恒大只公布以“场外方式协商”如期偿还一批境内债券约2亿3200万元人民币(1亿5013万令吉)债息外,却未有交代公司周四(23日)到期约8353万美元(约3亿4906万令吉)债息是否如期支付。据彭博社指出,该债券设有30天宽限期,意味恒大可延至下月支付。

部分债权人不预期周四收到债息

路透社报导,恒大部分债券持有人并不预期周四限期前取得债券利息,但期望恒大在未来数个月提供更多资料。

现时恒大的债主遍及全球,债务违约风险蔓延或影响环球金融市场。美国联邦储备系统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面对恒大债务的直接风险很小,中国大型银行面对的相关风险亦不大,但该事件可能影响全球金融状况。

英伦银行副行长伍兹表示,英国银行和保险公司对恒大的直接风险敞口并不很大,所以在第一轮效应中不会是大问题,但市场对于中国当局会如何选择处理这件事,以对及事件会不会引发市场更大反应,反而感到担心。

日媒报导,上周被指为恒大2025年到期债券第九大持有人的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资基金(GPIF)负责人对事件作出回应称,由于GPIF实施长期分散投资,因此不会对日本养老金的运用产生影响,但当被问及是否仍持有恒大集团股票等资产一事,该负责人表示,“受市场影响,不便回答”。

另外,恒大汽车亦有财政压力,外电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恒大旗下的电动汽车公司未能向其部分员工支付薪资,也未能向一些供应商按时支付工厂设备款项,一些设备供应商早在7月起从恒大汽车上海和广州工厂撤出现场员工。由于上海和广州工厂的电动汽车试生产已经延期,现金流困难,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明年可能无法实现量产的目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