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27日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执政16年间,带领欧盟化解多场危机,在她淡出政坛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乘势填补欧盟领导人空缺,推动他的改革欧盟大计。不过《纽约时报》分析认为,不论是马克龙抑或德国新任总理,其影响力均会不及默克尔,故马克龙势难在“后默克尔时代”成为欧洲新领头羊,欧盟更可能陷入群龙无首时期。

Advertisement

法国明年1月将成为欧盟轮任主席国,马克龙一直提出要巩固欧盟的战略自主地位,减少依赖美国,经历近日“潜艇风波”后,他的这个想法自然更加坚定。然而,德国大选后将展开漫长组阁谈判,估计至少要到明年1月才能成功筹组新政府,马克龙要等待德国新总理上台后,才能与对方合作推动欧盟改革。不过,马克龙随即要在4月投身法国大选选战,一旦连任失败,他的改革计划亦会随之告吹。

在种种不明朗因素下,马克龙和德国新总理均难以带领欧盟作出重大改变。由于马克龙的政治风格较为进取,即使他成功连任,亦必须小心与德国新总理建立关系,否则只会与主张稳中求变的德国发生分歧,一旦失去德国支持,马克龙将难以号召其他欧盟国家支持自己的倡议。

默克尔离任后另一受影响者,可能是来自德国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Politico欧洲版指出,欧盟以往也有最高层职位跟本国领袖分属不同政党引发争拗的情况,最近一个例子是来自波兰的前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倘若德国换上社民党的肖尔茨出任总理,届时他跟属基民盟的冯德莱恩关系或有暗涌。

冯德莱恩原本就不得所属保守派欧洲人民党党团(EPP)的欢心,只因默克尔和马克龙支持才出线。有社民党员表示,肖尔茨会对冯德莱恩保持“制度上的巨大尊重”,但后者华而不实的风格或难以讨好肖尔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