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披露了脸书(Facebook)自己的研究团队所做的内部调查结果。该报导指出,至少在过去3年里,脸书已经非常清楚Instagram对(特别是)少女造成的伤害,而且还有统计数据。脸书反驳这个说法,并表示这些数据 “根本不准确”,完全是断章取义。

Advertisement

《华尔街日报》分享了一张图片(就是下面的图),该图片取自脸书研究团队所做的幻灯片。 幻灯片上用粗体字写着——“We make body image issues worse for one in three teen girls。”

该幻灯片还显示,少女在使用Instagram时,Instagram带给她们的负面影响的比例更高。32.40%的少女表示,该应用程序让她们的形象变得更糟,而只有6.7%的少男报告了同样的情况。

根据另一张演示幻灯片,脸书的研究发现,13%的英国青少年和6%的美国青少年认为,Instagram是让他们产生自杀想法的来源。早在5月,Instagram负责人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表示,Instagram带给青少年的负面影响 “相当小”。

在《华尔街日报》披露Instagram对青少年有害之后,脸书发布了一篇长篇新闻,试图解释他们的数据被断章取义。他们解释,这些数据 “只是来自40名青少年”,而且 “旨在为内部提供关于青少年对Instagram最负面看法”的信息。

脸书解释:“这些文件也是为那些了解研究局限性的人创建的,并让他们使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偶尔会使用速记语言,特别是在标题中,并且没有解释每张幻灯片上的注意事项。”

该平台还借此机会试图解释《华尔街日报》披露的每一点信息。他们说,该报告 “没有公布”Instagram “帮助许多正在经历最困难问题的青少年”的部分。

脸书继续说:“而且,在那些同样说自己在与身体形象问题作斗争的女孩中,22%的人说使用Instagram让她们对自己的身体形象问题感觉更好,45.5%的人说Instagram没有让她的形象变得更好或更坏(没有影响)。”

虽然脸书已经透露了更多关于他们泄漏的数据,该数据是三年前产生的,他们仍然没有提出他们最近做的任何其他研究。莫塞里甚至谈到了这次的泄漏不是丑事,而且他 “为这项研究感到骄傲。”

莫塞里坚持说:“我一直在非常努力地推动,以更加广泛地承担我们的责任。”

最近还有报导指出,Instagram为儿童创建的新应用程序已被搁置,因为该计划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反对。Instagram表示,他们虽然暂停这项工作,但将继续建立其家长监督工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