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福全(游戏ID:ChuaN;30岁)是马来西亚知名的《刀塔2》选手,至今仍渴望能够再次重返战场。

“我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夺冠的画面每天都会在我脑海里浮现。”

Advertisement

黄福全(游戏ID:ChuaN;30岁)是马来西亚知名的《刀塔2》(Dota2)选手,曾在2012年代表中国Invictus Gaming战队时夺得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简称TI)冠军,至今仍是唯一一名获得该游戏赛事最高荣誉的本地玩家。

黄福全曾在2012年夺得国际邀请赛TI冠军,至今仍是唯一一名获得该游戏赛事最高荣誉的本地玩家。
黄福全曾在2012年夺得国际邀请赛TI冠军,至今仍是唯一一名获得该游戏赛事最高荣誉的本地玩家。

黄福全最后一次亮相TI是在2016年,当时代表中国Newbee战队。此后,他断断续续地出现在比赛场域上,数次宣布退役再复出,包括今年3月,他曾公开表示有意寻找新队伍合作,挑战再次踏上今年的TI10舞台,然而结果不尽理想。

“随著年纪渐长,比赛成绩也不佳,让我萌生退役的念头。但在退役之后,眼见别人上场比赛,发现自己仍有热忱,不打比赛总觉得人生少了点什么。”目前,他透露自己将会到一支东南亚战队里充当教练,同时也不排除任何下场打比赛的可能。

身为电竞选手,黄福全认为,好好地“活著”本身已是最大挑战。
身为电竞选手,黄福全认为,好好地“活著”本身已是最大挑战。

从网吧玩到比赛舞台

在接触电子游戏前,黄福全曾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后来不慎在训练时扭伤脚。养伤期间,他通过玩《刀塔》来打发时间,就这样一直玩到现在。从《刀塔1》玩到《刀塔2》,从吉隆坡甲洞网吧玩到中国比赛的舞台上,直到获得中国战队赏识,正式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尽管电竞选手表面看似风光,比赛奖金也优渥,但黄福全表示,要在电竞圈乃至现实生活中好好生存,并不容易。“不是每个人当了电竞选手以后,都能赚钱养活自己。再说,电竞不是大家想像的普通打游戏机那么轻松简单,它和足球、篮球等竞技运动是一样的。”

在马来西亚,以电竞选手成为职业,可能还会迎来负面评价。“别人会觉得你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不被认可或许是本地电竞选手的辛酸。”

黄福全(右)与青体部副部长郑联科会面,分享身为电竞选手这些年的经历。(图片取自郑联科面子书)
黄福全(右)与青体部副部长郑联科会面,分享身为电竞选手这些年的经历。(图片取自郑联科面子书)

乐见青体部大力支持

今年9月初,青体部副部长郑联科在面子书专页发布他与黄福全会面的合照。“我当时和郑联科副部长分享了这些年身为电竞选手的经历,也讲述不少关于电竞产业的事情。”他能感受到青体部对电竞领域的大力支持,“他们还帮助我国选手快速获得跨境通行准证,到罗马尼亚参加TI10呢。”

与此同时,莎亚南马青团长郑光杰也在面子书上宣布,黄福全正式加入该组织,成为成员之一。“当初是郑光杰先向我发出邀请。希望通过加入他们,能够携手帮助本地电竞发展得更好,走得更长远。”

马来西亚《刀塔2》选手的表现向来不俗,但他们多数都是国外战队的成员,在世界级赛事上很少出现大马战队。黄福全认为,本地电竞环境还未发展至成熟的阶段,玩家需要更多的赞助商和相关赛事提供支持。“若马来西亚拥有自己的战队,那是最好不过,但你看很多知名的足球或篮球俱乐部,他们的成员并非都是来自同个国家。”

如今虽已年届30,但黄福全仍未放弃电竞选手之梦。说起未来打算,除了任职教练,“当选手的身份,肯定还是排在第一顺位。”

黄福全(左)获得莎亚南马青团长郑光杰邀请,正式加入该组织,希望借此推动本地电竞发展。(图片取自郑光杰面子书)
黄福全(左)获得莎亚南马青团长郑光杰邀请,正式加入该组织,希望借此推动本地电竞发展。(图片取自郑光杰面子书)

【快问快答】

1.请用3个词语形容自己。
勤劳、自信、专注

2.一到五号位都打过,最喜欢哪一个位置?
中单,喜欢一打一战胜对方的感觉。

3.最喜欢使用的英雄?
影魔(Shadow Fiend),这是一个很考验技术的英雄。

4.你觉得自己在赛场上的优势是什么?
我想是经验老道和发挥稳健吧。

5.没有玩游戏时,你都在做些什么?
看电影,以及其他电竞项目和运动比赛的直播。

6.来临的TI10,最看好哪支队伍?
中国PSG.LGD战队,他们整体实力很强,特别是中单选手NothingToSay。

欧洲Team Secret战队队长Puppey
欧洲Team Secret战队队长Puppey

7.有没有欣赏的电竞选手?
爱沙尼亚玩家Puppey,因为他做到我做不到的事。(编按:Puppey现为欧洲Team Secret战队队长,是迄今唯一参加过每一届TI的选手。)

8.对于有兴趣玩电竞的年轻人,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若想成为职业玩家,必须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否则就当作兴趣来玩也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