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脸书(Facebook)各种内部资讯遭到媒体及吹哨者揭发,其内容引发争议;纽约时报科技专栏作家罗斯(Kevin Roose)撰文说,这一连串迹象表明,脸书内部也很清楚,脸书已是一家面临麻烦、甚至在垂死边缘的公司。

Advertisement

罗斯说,脸书主管面对国会质疑几乎已成家常便饭,没事就骂一下脸书甚至成为一种「时尚」;不过,国会议员虽然尽情炮轰,但听证会上始终弥漫着一股「古怪屈从」的氛围,彷佛面对随时可以一脚把东京踏平如哥吉拉(Godzilla)的科技巨兽。

但是罗斯指出,从华尔街日报揭露的一系列内部文件,以及吹哨者法兰西丝.郝根(Frances Haugen)揭发的内容表明,脸书并不觉得自己是只巨兽,反而是在担忧自己失去影响力,其营运重心逐渐放在「改善负面形象」及「减少用户弃用」上。

例如外流文件显示,脸书内部有意开发儿童版,称儿童是「很有价值但尚未开发的受众」,并提出类似掌机游戏的可行性而引发争议;罗斯反问,如果是一间有朝气,有自信能风行草偃的社群网路公司,需要推出这种东西吗?

罗斯指出,这代表笼罩在脸书上空的阴霾不是监管,而是「生存」,其阴霾正影响着脸书的产品服务及企业管理;外界或许很难一窥堂奥,但是内部的各种迹象,例如管理层的偏执,或人才逐渐流失等,这是「所有见识过垂死公司的人都能看清的情况」。

罗斯指出,脸书「最美好时光已远去」,正在「稳定而缓慢衰退」,年轻用户已持续流失多年,预计到2023年还会再下降45%,现在还能靠Instagram支撑,但是竞争对手崛起;对脸书而言,与其讨论宰制市场,更重要的已是「如何不让自己变得无关紧要」。

罗斯表示,脸书当然不会在短期内垮台,事实上,脸书依然在很多国家有绝对优势,也依然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因此不代表脸书不需要政府监管,甚至是,脸书正在衰弱的事实,也表明监管的重要。

罗斯将脸书与过去极胜一时的MySpace相提并论,说明社交平台「很少以优雅的姿态走向衰老」;而脸书的未来自然有可能比现在更为丑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