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怕痛而不敢打针吗?荷兰科学家想方设法要发明「无痛打针」!路透13日报导,荷兰研究人员近日正在开发一种雷射技术,让打针变得「几乎」没有疼痛,不仅可以减少挨针的恐惧,也能降低疫苗接种的执行难度。这对医病双方而言都将是一大突破。

Advertisement

这个名为「泡泡枪」(Bubble Gun)的新点子,来自荷兰特特文特大学(Twente University)教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助理研究员瑞华斯(David Fernandez Rivas)。他表示,泡泡枪用雷射将微小的液滴注入皮肤表层,注入的过程比蚊子叮咬的时间还短,由于没有接触到皮肤的神经末梢,「应该不会造成疼痛」。

瑞华斯受访时解说:「装有液体的玻璃容器,用雷射以1毫秒之内的时间加热,使液体内产生一个泡泡,再把液体以至少时速100公里的速度注射,这样可以在不损伤皮肤的情况之下穿透皮肤,所以皮肤表面看不到伤口或注射点。」他也说,这个构想需要更进一步钻研。

瑞华斯期许这项发明不仅有助于让更多人愿意接种疫苗,也得以防止因为针头不洁而造成感染,更可减少医疗废弃物的产生。相关的皮肤组织样本测试已获欧盟拨款1500万欧元执行。

瑞华斯透露,预计本月会提交经费申请程序并开始招募受试者,也会与制药业界合作成立新创公司测试、行销「泡泡」技术。不过,这项新的接种方式可能还需要1到3年才可供大众使用,时间长短端看研究与法规程序进展而定。

为极其害怕疼痛的患者提供疗法的治疗师申克(Henk Schenk)说,荷兰每5个人就有1个人见到针头就怕,「怕针头的人之多,超出大家的想像,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他说,有些人怕痛源自于至童年时期的住院经验,或者是害怕交出控制权。另有少数的人则对打针怀有极深的恐惧,接受注射之前必须接受多次疗程做准备,比例大约千分之一。「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很多原本千方百计避免打针的人,如今已无路可退。今年我的主要客群就是这些怕挨针又必须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人。」

31岁的音乐剧演员尼森(Astrid Nijsen)就说,她已经给申克治疗10次,但她对于打针还是焦虑不安,就算没有针头也一样怕,「我的恐惧始于青春期。一见到针头或必须打针的时候,我只想一走了之。我会想把诊所给拆了,只求不必挨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