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取自路透社

(巴黎14日讯)“泽穆尔的崛起扰乱了法国政坛。”美国《纽约时报》本月12日的报导如此评价被称为“法版特朗普”的泽穆尔。

Advertisement

《新京报》报导,63岁的泽穆尔是一名政治记者兼作家,可能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法国总统选举。

法国2022年总统选举将于明年4月举行。《纽约时报》指,几周前,外界认为现任总统马克龙与法国极右国民联盟主席玛琳勒庞将角逐总统之位。

然而,泽穆尔在上周哈里斯互动公司的民调中,以17%的支持率超越勒庞(15%),仅次于马克龙(24%)排名第二,或成为法国总统第二轮投票中的劲敌。专家分析认为,由于近年来民调经常失准,如果泽穆尔参选,还得看2022年大选真正投票时候的结果。

强调爱国零移民及反穆斯林

没有政党做靠山的泽穆尔的意识形态为极右翼,反移民甚至主张零移民。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泽穆尔也强调“民族主义”与国家利益,以知识分子的身份鉴古推今,批评时政,收获大批粉丝。《费加罗报》就指泽穆尔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政治素人,皆以传统捍卫者自居,善于利用媒体宣传,势不可挡的崛起现象也颇为类似。

泽穆尔表示法国已在死亡边缘,说:“我成长的家庭中,对法国的爱是与生俱来、自然且强大的,我们不会拿它来开玩笑。”

泽穆尔提出白人至上的“大取代”或“取代理论”(grand remplacement),表示若法国再不管制边境,“纯种法国人”就将被外来移民取代;特朗普则是企图于美墨边境设立城墙,杜绝非法移民入境。

活跃在法国各大媒体的泽穆尔,曾多次因发表种族主义等极端言论而被定罪——早在2011年,泽穆尔就因在电视上说“大多数做非法买卖的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被判煽动仇恨罪成立;2016年,泽穆尔因为在电视节目中发表反穆斯林言论被罚3000欧元(约1万4506令吉);今年9月,他又因将未成年移民称作“小偷”“杀人犯”而被传唤……但这些没有妨碍泽穆尔民调走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研究员彭姝祎对新京报表示,近年来民调经常失准,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像泽穆尔这样的人,有点走特朗普的路子,走民粹主义路线,通过极端言论来煽动人心,迎合部分选民不信任现有政党制度和政治精英、想要新面孔的诉求,而后由选民来推动其支持率上升。

善于利用媒体宣传主张

一开始,他利用记者身份之便,变相合理化自己的政客角色。他在法国右翼媒体CNews主持“面对新闻”栏目,与马克龙等多位参与其中的政府官员辩论,使其政客的形象日益盖过了记者的工作。

直到9月初,法国电子传媒管理机构法国高等视听委员会才将泽穆尔视为政客,在2022年法国大选的背景下,为避免对其他候选人造成不公,要求CNews限制其出镜时间,CNews电视台决定取消他在该电视台的每日固定专栏节目。

9月24日,泽穆尔又与极左翼党“不屈法国”领导人梅朗雄在BFMTV频道进行公开辩论,吸引近400万观众收看。到9月底,他的作品《法国尚未说出最后的话》还在法国各地类似的竞选活动中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法国《世界报》将泽穆尔的职业生涯与特朗普类比,并引用《特朗普与媒体》作者皮查德的观点:“在参选美国总统之前,特朗普在2011年至2015年间每周都会在福克斯新闻中出现。两人策略相似,即由观众推动其支持率不断上升。”

分裂右翼 扰乱政坛

彭姝祎表示,自上次总统大选之后,法国政治形势继续分化演变。目前,法国左右翼传统政党还未确定最终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和勒庞则有较大的可能参选。鉴于泽穆尔不断上升的人气,勒庞甚至提出让他代表极右政党参选。尽管泽穆尔尚未正式宣布参选总统,但他数度放话,表示勒庞永远不可能赢得大选。

此外,泽穆尔的走红也进一步反映了法国民众对传统政党甚至整个代议制民主的不信任。

不过,英国《经济学人》报导指出,泽穆尔可能从法国右翼那里抢走勒庞的一些选票,而且可能威胁到勒庞在第二轮的投票,甚至可能分散极右翼选票和削弱右翼,为马克龙竞选总统提供助力。

《经济学人》认为,“泽穆尔民调超越勒庞是一回事,赢得总统选举是另一回事,距离明年大选还有6个月左右的时间,泽穆尔看起来将扰乱法国政治,并分裂法国右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