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客工群聚在宿舍内表达不满。(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14日讯)位于裕廊一带惹兰都康(Jalan Tukang)的西雅(Westlite)速建宿舍传出多名客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将确诊者从房间撤离的工作出现延误,据称有700多人被接走,受访确诊客工亲述宿舍情况,不满宿舍的疫情控管及伙食问题。

Advertisement

“新加坡万事通”微信公众号两天前发布文章揭露,这座宿舍的客工申诉,一些客工确诊之后没有及时被送去隔离,继续跟未确诊者住在一起,医疗资源紧张,伙食也不卫生,引起一些客工不满。

32岁的客工牛贵告诉《8视界新闻网》,他们因为确诊客工和其他客工继续住在一起、医疗资源紧张以及伙食不卫生等问题而感到不满,昨日大家聚在一块谈判,但是没有发生暴乱,只是“怕闹事,警察才来的”。

客工申诉医疗资源紧张,伙食也不卫生。
客工申诉医疗资源紧张,伙食也不卫生。

据牛贵了解,昨晚8时就有大约400到500名客工被带到隔离设施,今日仍有巴士前来接载客工,上午就有200多人被带走,截至下午3时15分就来了6辆巴士。

“今天的检测又查到不少客工确诊,数目一直在增加。”

确诊工友发给牛贵的照片显示,隔离设施的环境还可以,但就是人多,一个隔离间可住10到14人。

在新加坡住了六、七年的“华哥”是其中一名确诊客工,现年36岁,他是在上周五(8日)检测呈阳性。

他透露,自己当时发烧、睡不著、浑身疼痛、两个眼球都红了,却迟迟等不到药物,向公司要求隔离,得到的答案就是“等”。

“(我就在想)公司、新加坡是不是都放弃我们了,恐慌、压力很大。”

华哥无法忍受病症,周二(12日)去到宿舍的保安处,才向工作人员讨到药物,情况开始好转但检测结果仍是阳性。

确诊工友发给牛贵的照片显示,一个隔离间住10到14人。
确诊工友发给牛贵的照片显示,一个隔离间住10到14人。

他表示,他在确诊之后仍住在宿舍,没有被送去隔离设施,而他为了不连累工友,选择在房间外空旷的地方休息。

“生活区(宿舍)都有阴性和阳性的客工,环境特别糟糕。”

直到昨日(13日)下午,华哥终于被送到隔离设施。他透露,自己共需隔离10天,今天(14日)算是第二天,但隔离设施的环境让他感觉特别好,一个房间有10人,每天都会做血压、脉搏和体温检测等。

“这里空气流通,蛮卫生,食物也不错,靠近飞禽公园。现在有被发放药物,包括咳嗽、感冒、头疼、呼吸困难的药。”

据居住在客工宿舍的中国客工鲁孝伟(43岁,建筑业)透露,该客工宿舍昨日中午约12时30分左右发生客工聚集事件,导火索疑是客工的餐室内有沙子,因此有客工不满将餐食放在地上。

他说,餐食问题只是引爆点,让客工不满的是宿舍内的疫情控管问题,因此客工聚集在一起是要提出多项申诉。

华哥被送到隔离设施,一个房间住有10人。
华哥被送到隔离设施,一个房间住有10人。

鲁孝伟指出,首要申诉就是宿舍内很多确诊的客工没有送去隔离,继续和其他室友同住,像与他同住的四名室友都是确诊没被隔离,就让他非常担心。有些确诊的还索性搬到外面打地铺来自我隔离。

“第二就是就医问题,有者在宿舍内确诊已经发烧和失去味觉两、三天才被安排去看医生。再来,伙食条件差,餐食内常常吃到虫子,早餐通常也只有两个小馒头和一瓶酸奶,对于需要做体力活的我们来说根本吃不饱。

来自中国哈尔滨的王贵(50岁,建筑业)表示,与他同住的另4名客工,当中有两名确诊,宿舍内不少房间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他透露,平日他们已向宿舍业者和公司表达过诉求,但却未得到回应,因此大家才会在午餐时间聚在一起申诉请求。

他说,聚集事件昨日大约下午3时30分就结束,大家各自回到宿舍房间。不过,据媒体观察,警车直到昨日傍晚6时仍在现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