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17日讯)“砂拉越‘自主权’只有当砂拉越选举在即,选举日期眉在眼睫时,才会被政治人物充作政治宣传炒作。此时掌权者和在野政党,便会将过去5年‘冷藏’的MA63建国契约和砂拉越自治主权课题,拿出来‘解冻’兼炒作一下,继续忽悠选民以赢得选票。胜选或败选的一方,之后便将之再‘冰封’起来,这便是砂拉越朝野政党,过去近60年来不断循环弄权的政治生态!”

砂拉越人的砂拉越(S4S)陈宏祥续说,针对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前日宣称,将修宪纳入MA63条件,尽管内容细节仍未公开说明,也不知道到时会否获得希盟政党议员支持修宪。但是,砂政盟政府选择在即将举行砂拉越大选前时间点才提出修宪,令砂人感非常纳闷,明显这是砂政盟政府为随时举行砂选举注入的“政治筹码”。

他表示,砂人认为,大选在即政府争取砂权益和修宪方面才有动作,砂人亦难免担心,一旦由砂政盟继续掌权,有关修宪会不会又要再拖延多5年?

借防疫工作炒作太可悲

陈宏祥续说,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昨晚半夜突然更新他州入境砂拉越防疫作业,将之区分砂人和非砂人入境砂拉越的防疫SOP,很常明显这又让砂人民看到砂政府炒作“砂拉越自主权”课题。他觉得政府居然要利用入境“防疫作业”把玩砂拉越主权的课题,真得很可悲!

他揶揄砂政盟政府,砂拉越自治主权只能在每隔5年,即砂拉越选举前,才会被政府正视。一旦赢了政权,又要砂人再等多一届5年,砂拉越人民就这样遥遥无期等5年再5年又5年,却眼看着砂既有天然资源和自治主权,永无止境地被政治人物继续把玩着。

他续指出,砂政府如今把入境砂的防疫作业,区分非砂人和砂人不同防疫作业,是要打出“砂拉越自主权”游戏。但是,亦是重要关键把关的部门,隶属联邦部门的卫生部,警察部门等,会否一致配合砂政府推出“非砂人”和“砂人”不同入境防疫作业,砂灾管制定所述根本不是“防疫”把关的措施有否深入考虑过?

他称,到时出现砂灾管会只顾自地宣布新防疫作业标准,却面对负责执法联邦部门,却只听从西马联邦部门指示,这是可预见情况。

陈宏祥说,就算区分砂人和非砂人不同入境SOP,砂拉越政盟政府有没有能耐阻止西马政党和支持者入境砂拉越?

他续说,砂政盟不要忘了,即便砂拉越政权和国盟政权被列为“反对党”,如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但所述政党在一些州属,如雪兰莪,槟城等却是执政政党。

总括而言,砂政盟政府在来届砂拉越第十二届选举,根本没有无能耐阻止“反对党”领袖参与砂选举竞选宣传活动。所以,砂灾委会如今区分砂人或非砂人的入境防疫作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