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18日讯)妙龄女子在社交媒体上找兼职工作,却掉入抽盲盒游戏赚取佣金的诈骗陷阱,不仅在12个小时内被骗走逾4万令吉,还欠下1万2000令吉款项。

Advertisement

受害者黄小姐(24岁,书记)透露,她在本月13日在面子书的工作群组寻找工作时,发现一个以抽盲盒赚取佣金的游戏平台,当她点击一个招聘员工的贴文后被自动转入WhatsApp通讯系统,并与一名自称“杰克”的男子联系。

她指出,这名男子当时给了她一个链接,要求她点击链接注册户口玩游戏抽取物品,并可从中赚取1.6%的佣金。

她说,参与该游戏的规则是,必须先汇100令吉注册会员,而在抽到物品后,必须依照物品价格汇款给对方。此外,参与者必须玩33次后才可以提取已汇的款项和1.6%佣金。

根据黄小姐叙述,当她玩了该游戏33次后,想要通过游戏平台提领早前所汇入的款项和1.6%的佣金却不成功,反而还被怂恿继续玩到第45次再申请提现。

当她多次要求提现后,“杰克”便借故要她支付10%的手续费,才协助办理提现。然而,当她支付了该费用后,对方便消失,而她完全没有拿到一分钱。

不法分子利用佣金为诱饵,让民众参与游戏。图:受访者提供
不法分子利用佣金为诱饵,让民众参与游戏。图: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黄小姐今日通过公正党武吉峇都州议员潘伟斯召开记者会,讲述整个诈骗过程,并希望借此警惕大众,勿掉入同样的陷阱。

她指出,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她除了被骗走4万多令吉外,也因不够钱充值汇款,而接受对方的献议,向他前后借了1万2000令吉的款项。

“被骗走的4万多令吉中,其中三分之二都是跟亲友借的钱,只有约1万多令吉是我自己的存款。我也是第一次跟亲友借钱,亲友也没有询问原因,因此我借到钱后,便继续投入游戏中。”

她说,自己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多次要求提出自己已汇入的钱都不被对方允许,最后更接到追债电话,才知道自己受骗,前往警局报案。

“从本月13日当天中午开始玩游戏,一直没有觉得是诈骗,直到晚上11时多接获追债电话后才如梦初醒。”

她指出,她在当天晚上接获一个自称是杰克上线的男子来电,要她还钱,她还跟对方聊了一个半小时,希望能给予通融。

“这名上线就开始威胁我,说知道我家在哪里,若不还钱就找人泼漆。隔天他也有打给我,但我没有接。”

她说,从事发当天迄今已经过去几天,惟对方没有再与她联系。

潘伟斯说,过去盛行刮刮乐诈骗,而如今网络诈骗则是层出不穷。

“许多年轻人觉得新奇难敌诱惑,就很容易成为受害者。我希望以黄小姐的案例警惕大众,勿轻易上当。”

此外,他也会联系古来警区主任卓明耀了解此案件的调查进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