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邦江24日讯)斯木省华总拿督吴标生博士指,自8月以来,世界多个国家已宣布施打第三剂疫苗,我国卫生部长凯里也不落人后,也率先于日前宣布为60岁及以上乐龄人士已完成2剂科兴疫苗接种至少3个月或完成2剂辉瑞疫苗6个月后采取“混打疫苗”(heterologous)方式接种瑞辉生产的Comirnaty疫苗加强剂, 目的是要确保疫苗的保护能够维持在最佳阶段。这对乐龄人士虽然是好消息,但是令人感到遗憾和失望的是卫生部却没有把科兴疫苗作为施打第三剂的考量,让乐龄人士可以选择不同药厂的疫苗, 作为加强剂。

Advertisement

他称,据他得到许多民众的反馈意见有很多乐龄人士对辉瑞mRNA的疫苗敏感或有恐惧感,选择不施打mRNA疫苗,因此我认为政府在全国施打第三剂疫苗计划下,为了鼓励更多人接种,应该提供第三剂科兴灭活疫苗接种,为更多人提供保护力。

“况且根据我国疫苗专家阿吉博尔星医生表示目前依然缺乏混合接种疫苗方面的研究数据,因此混合接种疫苗是存在风险的,因为所带来的长期或短期副作用,依然是个未知数。截至目前,相关方面的数据仍在不断发展,我们不知道风险有多大,因此我希望政府不要把乐龄人士当“白老鼠“。”

“阿吉博尔星也指出相比接种单一疫苗混打副作用较高,在一些混合疫苗研究中的案例显示,混合接种疫苗所带来的副作用远比接种单一的疫苗来得高,因此目前并不鼓励混合接种疫苗。”

他续指,一些国家最初开始落实混合接种疫苗主要是基于3个原因,即疫苗供应不足,其次就是疫苗副作用的问题,以及疫苗成本的问题。因此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截至目前所给予的指导是,若有足够的疫苗,那就接种相同的疫苗。

“同时世界卫生组织(WHO)首席科学家Soumya Swaminathan也认为民众最好不要混打不同品牌的新冠疫苗,是因为我们对于混打疫苗的研究上,处于一个没有数据,没有证据的地带。目前关于混打疫苗的证据非常有限,也许混打疫苗是个很好的办法,一切都正在研究,我们需要等待。”

他说,根据中国《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现阶段建议用同一个疫苗产品完成接种,但不同厂家相同类型的新冠病毒疫苗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混打;不同类型的新冠疫苗技术路线不同,不能混打。比如科兴灭活疫苗和辉瑞mRNA疫苗技术路线部同,不建议混打。打一个通俗的比方,类似于羽毛球和壁球的混双比赛,吴柳莹和李宗伟都属于羽毛球队员,那么他们就可以组成“混双”队伍进行比赛,而妮科-大卫和李宗伟一个属于壁球队员一个属于羽毛球队员,就不能组成“混双”队伍进行比赛。

“与此同时,中国科兴还有接种第三剂冠病疫苗临床试验的科学数据显示接种第三剂以后,受种者的抗体水平出现了快速上升,3天以后就开始出现上升,7天以后就升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到14天的时候,大概相当于原来的15-30倍不等。”

他称,智利卫生部于10月7号发布了全球首个在已完成新冠疫苗基础免疫接种人群中使用不同种类疫苗进行加强免疫的研究结果。研究结果显示:接种科兴疫苗第三剂后,对有症状感染者的保护效果从56%上升至80.2%,对需要住院病例的保护效果从84%上升至88%。

有鉴于此,他强烈的要求政府允许60岁及以上乐龄人士已完成2剂科兴疫苗接种至少3个月,接种科兴加强剂疫苗,让民众基本上可自由选择要施打哪种加强剂。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