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6日讯) 联昌国际银行集团(CIMB)前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表示,我国巫裔和非巫裔不断分化,也许我国是时候重置,并减少“精英主义”。 

Advertisement

他说,他在有生之年反思我国多年来所发生的变化,最明显的是巫裔与非巫裔一直在分化。 

纳西尔接受《今日自由大马》访问时表示,不仅是非巫裔开始注意到,今天的马来西亚与他们从小长大的国家有所不同。 

“我认为马来人也感觉到马来西亚人多年来一直生活在一起,但却越来越疏远,我认为这是由政策、教育系统以及这个国家很多人的宗教信仰越来越热衷所致。” 

他说,听到人们谈论这个国家已变成他们所不熟悉的国度,这是非常“悲哀”的。 

“我回想起我在圣约翰小学的时光,那时我们是多元种族,但最近我走进童年的乐园,它已变成一所国立学校——学生约96%是马来人和4%印度人,这就是变化。” 

“当我看到这一点时,我感到非常难过,而在我那个时代,圣约翰学府在种族结构方面确实反映我国的人口比例。” 

他指出,日前与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交谈,对方再次提醒我,开始时我们使用“马来亚国家”作为议程,而然后政治领袖让它变成“马来西亚人国家”,然而,这个国家建设的计划似乎已停止,或是根本不奏效。 

纳西尔认同,将过去理想化很容易,尤其提醒人们民族和种族的团结一直在进行中。 

“在60年代,我们的公民秩序发生几次崩溃,即1965年和1967年发生在新加坡和槟城的种族骚乱事件,当然还有1969年的五一三事件,这些重大事件,我们都必须铭记于心。” 

他说,国家也许是时候进行类似的“重置”,就如1969年之后所做的制度改革,如实施新经济政策、国家原则、《煽动法》修正案和组建大联盟来治理国家,以稳定国家。 

“我认为这次国家重置的正确方法是建立一个新的审议平台,类似1970年的全国谘询理事会。” 

他表示,今天的国会,他称之为更好的马来西亚议会,需要比1970年成立的那个由67人所组成的人民代表中减少精英主义,并建议需由不同政党和社运人士加入。 

“当一群人在18个月或2年内,针对制度改革进行辩论,提出强而有力的建议并将其提呈国会,然后国会进行辩论并制定必要的政策和立法,我们将会有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