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种28日讯)朱运兴华小兴建工程一波三折,继今年4月中巫统党员率众到校地拉布条抗议后,前阵子刚顺利开始动工3周,就接获教育部发出停工令,建校委员会目前争取与副教长会晤,力求尽速恢复工程。

Advertisement

今年4月18日,巫统梳邦区部主席拿督阿曼阿兹哈因不满朱运兴华小3月份获得梳邦再也市政厅发出发展准证,带领一众党员及居民拉队到金銮镇第5区的朱运兴华小校地前拉布条抗议,还声称该处为国小保留地。

时隔半年,朱运兴华小工地开始动工,但仅3周就接到教育部停工令,朱运兴华小建校筹委会主席王友泰坚信,两件事其中必有关联。

他说,本周一(25日)接到相关停工令,建校委会经内部议决,决定于隔天,即本周二起,配合该指令停止施工。

然而他也指出,该停工令内文并没有列明,工程被要求暂停理由,更没指定停工期限等详情。

他透露,在此之前,教育部于上周五(22日)已发函给梳邦再也市政厅,要求后者停止朱小建筑工程。

他说,教育部上周五发给市政厅的信函没转发给他,所以当时并未有采取停工打算,唯有等待市政厅的后续行动而定。

“但梳邦再也市政厅没理由把我们合法合理的工程停掉,所以教育部才3天后再发函给我。”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也展示梳邦再也市政厅和建校委会所收到的停工信函对比,质问为何市政厅的信函中,列明要求停止建筑工程原因,但建校委会的信函里则没提及。

“市政厅收到的信函写明‘教育部接获BK5B路居民协会就朱运兴华小建筑工程的投诉’,但这句话在给我的信件里,完全消失了。”

针对上述提到BK5B路居协投诉,导致朱小建校停工,他认为能合理怀疑,与早前4月份,巫统党员率一些居民到校地门前拉布条的事件有一定关联。

“我觉得这是一种欺压,我们不反抗不代表我们错了,是因为不想让那些几小部分的极端分子,影响社会的安宁及和谐。”

“这极小部分的反对,不该被当局当成理由,要求我们停工。”

但他也表示,尊重任何单位的反对意见和看法,因为那是个人自由,朱小建设一切按部就班也跟足程序,不会和这些反对意见抗衡浪费时间。

随同出席的包括朱运兴华小建校筹委会秘书李燕?、财政黄小真及小组主任游智翔等人。

王友泰也纳闷,为何教育部去年7月发出批准信给建校委会,短短15个月后,就态度180度大转变,发出停工令。

“我们是收到批准信后,才开始筹备建校,包括交图测给地方政府等,奉公守法、依足程序。”

他说,坚持得到梳邦再也市政厅100%批准后,该工程最近几周前才开始动工,然而只进行了整体3至4%不到的工程就被令停工。

针对建校工程忽然停摆,他向建校委会成员、建筑团队及一路来捐助建校基金的公众道歉。

“停工让辛苦的委员会成员们感到失望、给工程师、设计师和承包商等团队留下不专业的坏印象,还有迄今捐助我们近200万令吉建校基金的公众对我们的信心。对不起。”

“我认为这很不公平,教育部需给我们个合理交代,建校是造福社群的事,为何要毫无缘由的停工?”

建委会已准备信函回复教育部

朱运兴华小建校筹委会主席王友泰促请负责华教事务的副教育部长拿督马汉顺,应针对此事出面说明。

他表示,建委会已准备信函今日回复教育部,但信件内容暂时保密。

他补充,建委会也将争取与马汉顺会晤机会,力求尽速重启建校工程。

另外,提及建校经费筹募会否因此次建程停摆影响,他说,建校分为两阶段,首阶段需800万令吉,希盟政府执政时期已拨款400万令吉。

先前民众捐款也有近200万令吉,所以第一阶段的经费暂且没问题,不过他表示,忽然停工确实是会加大开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