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南省瑞丽市因一再传出疫情,过去半年基本都处于封城状态。图为今年7月,两位志愿者将市民订购的食品配送上门。(图取自中新社)

(瑞丽28日讯)地处中缅边境的中国云南边陲城市瑞丽,今年三次因爆发新冠疫情,过去7个月多数时间都采取封闭管理。当地民众反映,这半年来,经济和生活都陷入停摆,无法正常工作、上学,导致当地居民大量逃离。

Advertisement

综合香港东网和《明报》报导,瑞丽于今年3月、4月和7月先后爆发本地疫情,该市位处云南省西部,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有当地官员表示,当地疫情压力跟缅甸、柬埔寨等国电讯网络诈骗等罪犯回国自首有关。

瑞丽市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9月表示,全国各地发布滞留缅北人士劝返公告,导致大量境外自首人士选择从瑞丽入境。目前,尚有上万人等待入境,致使该集中隔离管理的压力愈来愈大。

有市民称,从今年3月到7月两轮疫情,到8月再次居家隔离,长时间多次隔离、长时间不复工复产,老百姓没有生活来源。瑞丽市民政局曾印发通知,表示对连续3个月无收入来源者,按户给予临时困难救助、适当放宽低保认定条件等。

在当地开办模特儿学校始创人秋文表示,接连封城打击,使很多人选择离开当地,“这场疫情让我从富婆变成了负婆”。她表示,通告上说银行会减免或延缓个体户偿还商业贷款,但银行那边没有任何变化,有关部门也回复政府只是提倡而已。

市民亦投诉“离瑞难”问题,原因是当地要求离瑞人士需要先自费于酒店隔离14天才能离开。市民亦投诉隔离酒店用餐费太高,对一年没开工的人来说实难承受。

图为今年7月,在瑞丽市兴安社区财富广场,居民有序进行核酸采样检测前的登记工作。(图取自中新社)
图为今年7月,在瑞丽市兴安社区财富广场,居民有序进行核酸采样检测前的登记工作。(图取自中新社)

居民:40万人剩10多万

另网上流传“瑞丽已成空城”、“常住人口从50万降到10万”,有瑞丽官员认为说法有些夸张,不过长时间受疫情影响,“有些老百姓的生活确实难过”。

《明报》报导,瑞丽民众反映,“很多企业、做生意的都准备离开瑞丽了,半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小孩都在家里上网课,菜市场和超市都关门了,高速不让进出,而且每隔几天一次核酸”。

报导称,住在瑞丽主城区的一名男子称,留下来的都是有负担、走不了的,他也扎根瑞丽30年,无法轻易离开,“做珠宝玉石的都做不下去,原来人口40万,现在就剩12、3万了”。

报导指出,暂时无法得知当地具体的人口变化。但4月瑞丽进行核酸普筛时,官方通报的采集数为38万2000份,但到了7月就只有26万5000份。

一名自称来自瑞丽的学生,周二(26日)则在微博发布求助文。文章称,瑞丽今年3月31日第一次封城,封了27天;7月4日,再次封城20天;8月3日再次封城,直到今天。他在外地求学已近一年没有见到家人,他的父母、弟弟都还在瑞丽,但现在离瑞政策是每天只有2个名额。

这名学生表示,他家在瑞丽市姐告区,但因早前一再传出疫情,整个姐告区已全被清空,居民都被赶到瑞丽市区生活。他父母有家回不了,这一年没有任何收入,政府也没有给任何补贴,而且瑞丽还有无数个家庭都是如此,还有很多华侨被赶回缅甸。

求助信称,瑞丽人民在物资上、心理上都已经被折磨得崩溃了。

当局调整离瑞措施

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似乎也注意到瑞丽当前情况,他周三晚间在微博发文称,中国社会应该倾听瑞丽民众的呼声,一些瑞丽人的生计受到疫情沉重打击,希望官方对收入损失最严重的人群加大帮助。

瑞丽当局周三(27日)公布一系列措施,称回应社会关切的问题,其中包括调整离瑞政策,按照划分的三区,集中隔离后可离瑞。

内容提到要按“因地制宜、精准实施、分类防控”,建立“封闭区(红区)、管控区(黄区)和防范区(绿区)”三级管理。申请离瑞人员,根据这三区划分,分别进行7天、14天、21天集中隔离后,可办理离瑞手续。

瑞丽又将为符合条件的企业减免租金2000万元人民币(约1297万6301令吉),对八类重点人群发放抗疫救助金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