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抱歉,由于你没戴口罩,所以无法进入这家店。”店员说。 

Advertisement

“你不能阻止我,这是个自由的国家,你们也不是店主。”西方女士反驳。 

若你是法官,会如何解决这个争议呢? 

“肯定是这名女士的错!明明都跟她说明这个情况,却明知故犯,态度不佳。重点是因为这些人不戴口罩,才导致疫情加剧,应该把她驱赶出境。”很多网友纷纷留言。 

这番话直接干脆,看似正义凛然且替天行道,但事实就是这样吗?这是否真正解决了藏在争议下的隐性地雷呢?这名西方女士真的完全错了吗? 

我倒不想先谈这个问题,反倒退一步探讨这名女士不戴口罩的行为,究竟是否完全错误。 

显然放诸全球各地,每个地方都有不同标准,这似乎是没有绝对答案。 

不同价值观

目前在亚洲地区,大部分人民依旧谨慎看待疫情,只要是外出,都会罩不离口;但相反地在西方地区自从广泛施打2剂疫苗后,几乎所有人民出门都已不戴口罩。 

根据一些生活在国外的友人透露,外国人认为戴口罩违反人类的自然行为,感觉被束缚。对于天生崇尚自由的他们来说,只有生病时才需要戴口罩,这样才能避免传染给他人。不健康的人才需要为健康的人著想,毕竟按照比例来看,这个社会健康的人还是居多。 

最重要的是,他们相信病毒原本就是与人类共存,没有人能完全生活在无菌无毒的世界,就算是最后能相对活在干净的世界,这并不意味抵抗力就能相对强大,反而在过度保护下,最终还是会栽在其他病毒手下。 

“例如,你会发现越来越多初生婴儿都有皮肤湿疹。我们都笑称这是先进国病,这就是过度保护下才衍生的新病例趋势。其实,这个世界总是会一物克一物,没有东西能永远免受侵袭,就算人类发明多先进的科技来自我保护,病毒也会跟随进化。”友人说。 

所以,究竟现阶段要不要戴口罩?相信我,这个问题就像跟有洁癖的人讨论一天要洗多少次手一样,答案肯定没有绝对值。 

假设最终全世界可以有共识不戴口罩,那这个“共识”要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是要新冠病毒完全消失?还是完全等到零确诊?或是只要低于百万人就算安全? 

讨论到最后,你会发现纠结还是在于这点——准备面对的心态不同。 

彼此尊重

有些人早已卸下恐惧,深信自己平时作息健康,无惧病毒的侵入;有些人原本还有些不安,但打了疫苗后,开始慢慢学习重新融入新世界秩序;有些人情愿外出与朋友拥抱,也不愿孤独发狂,有人却害怕万一,宁死都不愿踏出家门一步。 

那究竟谁要迁就谁?相对勇敢健康的人是否就该被责骂?相对胆小怯弱的是否能不断透过恐惧来情绪勒索?究竟面对这个世界的准备节奏,是谁说了算? 

对我来说,还是回归到彼此尊重。 

就像这个争议,这名女士若站在西方国家的观点坚持不戴口罩,自然是站得住脚。她的论调也没错,尤其在政府宣布逐步解封之后,虽然没有明确取消在公众场合不戴口罩就要罚款的政策,但很多非常时期的非常政策也慢慢松绑,因此“公众场合戴口罩”的规定存有灰色地带,某程度上她的确可以享有不戴口罩的自由。 

但同时,她能享受通行无阻的自由,却也必须尊重店家拒绝进入的自由。有些店家仍想照顾更多防疫意识偏高的消费者情绪,那这名女士若要进入,就必须适时放下自我意识,识趣地“入乡随俗”。

这无关否定自由人权,而是了解彼此差异化后的选择权。 

目前,戴口罩与其说是强加意识,倒不如说已经慢慢变成规劝。全球疫情看似减缓,死亡与重症人数不断下滑,促使每个人“准备”面对世界的态度与节奏都不同,这中间难免还会有许多磨合。 

就像打不打疫苗的争执,实际上每个人面对新世界的想像不一样,还是有很多人没做好准备踏入新冠后的新常态。与其不断划清界限辨明立场,不如换位设想对方是否面对改变的准备心态,你就会发现很多纠结不难解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