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媒体爆出华小与泰米尔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将延续前朝国阵决定,实施爪夷书法教学(Seni Khat),引来华社及印裔社会的强烈反弹,发起一些抗议行动。虽然内阁8月退一步,并拍案为3页的介绍爪夷字(Tulisan Jawi),但华社完全不买账。

Advertisement

上至全国性华团,下至普通老百姓,几乎一面倒的认为华小马来文科介绍爪夷字将会使华小打开“缺口”,最终导致华小变质,甚至连要不要介绍爪夷字都要问过董事会的“主权”。不过,从教务专业的角度出发,如果董事会可以决定学校什么可以教,什么不可以教,显然是干预校务了。

爪夷字爆发数个月后,数个马来极右翼组织先后入禀法庭,挑战华泰小学的合法地位,即成立和允许华泰小学使用华泰文为媒介语的《1996年教育法令》第17和28条文违反了《联邦宪法》第152条。

《联邦宪法》第152条阐明,马来文必须是官方目的媒介语。华泰小学属于教育部管辖,这些极右翼组织要求法庭裁决究竟华泰小学是否为官方目的的机构,并列明教育部长为第一答辩人,大马政府为第二答辩人。

根据媒体报导,法庭将会在今年11月开庭审理华泰小学违宪案。如果法庭裁决华泰小学是官方用途机构,教学媒介语必须是马来文,意味著独立建国至今,政府的做法是违宪的。基于三权分立的原则,政府也必须尊重法庭的裁决,著手更改华泰小学的媒介语为马来文。

如果说,华小介绍爪夷字将会使华小打开“缺口”,最终导致华小变质,那么这起华泰小学违宪案可能就会把华泰小学连根拔起,消失殆尽。

不过,相较于2年前声势浩大,遍地开花,连社团领袖写在脸书的贴文都可以变成新闻热点的反爪夷字运动,这宗华泰小学违宪案似乎没有引起华社多大的激烈反应。除了11个华团日前宣布成立工委会外,全马各地地方性的草根华团组织似乎毫无动静,动作也不如反爪夷字如此积极,确实令人非常匪夷所思。

这不禁让人想起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今年4月指控马华于2019年动员小学董事会和家教协会,大力抗议和反对爪夷字。

2年了,要撕的没有撕,3页的爪夷字还是在华小的马来文课本里,可是爪夷字似乎已经不是一个议题了。陆兆福的指控是否属实,也许大家可以花些时间思考。

爪夷字和华泰小学违宪案相比,后者带来的后果比前者严重,才是真正的变质。也许,华团组织资源错置,忘却组织理念,只会跟随著政治人物起舞,对华教的发展而言,这是非常不幸的。若干年后,当我们回过头看看,大大小小的华团除了困在自己的舒适圈外,在国家大事中扮演什么角色?又做了什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