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巫裔政客挑起,国产威士忌Timah名字和包装的争议课题还未结束;如今,又有另一宗可能被套上“冒犯”、“混淆”和“不敏感”等帽子的事情,可能即将发生,或者已经静悄悄的酝酿中。

Advertisement

你有留意《长津湖》,这部中国卖座电影吗?这是一部以朝鲜战争中,一次惨烈战役为主题的中国英雄大片。

长津湖位于朝鲜北部,距离中国边境约200公里;它跟大马扯不上关系,这段发生在长津的战争历史,跟我们和大马民众无关,我们不是利益相关者,更没涉及在内,中美朝韩的历史恩怨,离我们很遥远。

偏偏在目前的时局和政治氛围上,当大家都可自由发言,自媒体年代,网络成为我们的身体和思想的延伸。一些反对《长津湖》在大马上映的网民认为,电影宣扬共产主义,美化中共和战争行为,这是中方大外宣工程,准备洗脑海外华人,政府不得不提防。

网民批评政府,并质疑为何当初禁播黄巧力的《新村》?如今却允许《长津湖》上映?一些也举出黄明志的《你是猪》,为何这两部电影遭大马禁播,《长津湖》则可以?

惟,我认为,黄明志电影一直再踩线,目的性太强,《你是猪》不适合与《新村》和《长津湖》做比较。

况且,两个错不等于一个对(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不能以牙还牙。若我们认为,大马电影发展局(Finas)“无理”禁止《新村》是错误的,难道我们也要该局以同样“无理”禁止《长津湖》吗?

我留意到,反对《长津湖》的网民踊跃在网络发表意见,带动舆论,甚至形成压力,施压政党和政府,根据他们的价值判断行事。

我承认,自己还没观看《长津湖》,不晓得由三名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执导的效果如何?不过,根据网络的两极化评价,欣赏的就喜欢,讨厌的则十分厌恶,反《长津湖》观点,特别响亮。

刚开始,我以为是马来同胞反对,因为他们对共产党没好感,轻易把全球共产党与马共划上关系。马来社会把马共看成是洪水猛兽,这是历史因素所致,因此他们对中共也不友善。

批评《长津湖》华裔居多

可是留意GSC戏院和其他报道《长津湖》帖子下方的反应,反对和负面评论者,很大部分是华裔。这让我惊讶,不过深一层想,大概可以猜测到理由。

反对《长津湖》的网友,有些在酸马来人嘲讽道,巫裔之前拼命反马共;现在也应该反中共,以证明没有双重标准。

至于,反对《长津湖》的华裔网民,我不认为,他们是网军或水军,因为他们都是实名评论,有头像的真人;相信他们发自内心,不认同中共大外宣的做法。

他们质疑,为何某些马来人整天骂“行动党华人是共产者”,当真正的共产党“宣传品”来到你面前,或者只是拍片给自己国民观看,凝聚他们的爱国精神时,大马国家电影发展局却批准上映?如果大马有支持共产党的自由?为何马来人和历史课本,还如此反对共产党。 

电影,就是电影,就是娱乐,无需小题大作。当然,我们知道很多电影,不仅是中国,其他美国和英国电影,背后亦有意识形态的考量,传达国家讯息,或进行软实力工程。

占土邦(James Bond)系列电影,说的和吹的,不就是英国特务的本领和科技,还有美女作伴,完成所有任务,还有艳福。美国电影,也把美国主义无限放大。

我相信,观众有脑,明智,懂得思考的人;不会看到Timah就想到Fatimah,也不会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的强大而立马热血沸腾。

别这么敏感,也别与宗教保守派一般见识,什么事情都担心被混淆,这是肤浅、无知、缺乏信心的表现。

历史是为胜利者书写

电影就是电影,难以100%真实,否则就是历史。就算是历史电影,历史档案,也有拍摄和叙事方式。哪怕是纪录片,也有偏差。不同的切入角度,就会有不同视角,感受也不同。

况且,电影是出资者的游戏,幕后有动机,有议程乃常态,不是天真无邪地认为,拍电影只为满足个人口味。电影是社会上层者建构的娱乐。

很多时候,撰写剧本和拍摄工作,是掌权和最终胜利者所书写,特别是历史和教育类型电影。这是胜利者的电影。

不少史诗战争电影,都是胜利者的叙事,电影与历史很相似,都是胜利者撰写,他们植入自己的价值观,传达自身论述,歌颂本身的功劳。

实在没必要将《长津湖》扯上其他事务,甚至要求禁播。

我不认为,大马华裔,尤其是长期生活在相对民主自由和资本主义环境下,会因《长津湖》立刻转态支持共产主义,把《义勇军进行曲》设置为手机铃声,高唱《国际歌》,手捧《毛语录》。别想太多啦,好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