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在明年度预算案公布前,有形容这是一项令人叫“哇”声的预算案。即意让人感到惊喜和惊讶,甚至发出“哇哇”的赞美声。

Advertisement

在某种程度上,我国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确实与过去有所不同,而大手笔的开支也破纪录。但不是“哇”声不已,因为政府在拟定预算案时也得从我们的经济实况作为衡量,不能过度超越所能承受的能力。例如在2020年的预算案中,收入预测为2445亿令吉。经调整后,收入只有2251亿令吉,少了194亿令吉。

在2021年的预算收入为2396亿令吉,估计实收达到2210亿令吉,较预算少了186亿令吉。这些赤字必须从其他方面来填补。

在这方面,政府也费煞苦心在2021年的开支预算案中抽出5.3%来应对新冠肺炎防疫的开销,以及在2022年抽出6.9%(230亿令吉)来应对疫情。由于有积极的行动,进入了今年的10月份,新冠确诊人数已大为减少,病毒的扩散也受到控制。这是因为已有超过80%的人民已接种疫苗。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后来追上”也算是可圈可点的。

无可否认,马来西亚在今年前半年,甚至在10月份之前,还是无法对病毒的传染松一口气,只有在10月份才看到曙光显现。当然我们还是不能过于乐观,还得严密注视疫情的走向。

一项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市场已逐渐复苏,各商店也先后启业,这对马来西亚人民来说似乎是隔了一年有馀的冷清后才有所改善。

虽然马来西亚在2020年及2021年因遭受新冠肺炎的肆虐而陷入“封城”状态,但政府仍不忘在明年的预算案中拨出400亿令吉来扶持大马一家的商业拓展计划(Semarak Niaga),其中涵盖直接贷款、融资担保及股权注入,以让企业界,包括中小企业及上市公司受惠。

同时在大马一家的援助金下,(一)月入收入低于2500令吉及拥有3名孩子以上的家庭可获得2000令吉一次性援助金;(二)月入5000令吉以下和拥有孩子的单亲家庭获得500令吉一次性援助金;乐龄人士家庭则可获得300令吉;(三)单身月入少于2500令吉的人士可获得350令吉的一次性援助金;(四)月入2501令吉至5000令吉之间的家庭也可获得400令吉至800令吉的援助金。

上述计划的拨款共82亿令吉,料将惠及960万人。另一方面,全国有300万名学生将获得150令吉的入学援助金。政府也发放一次性100令吉的教师奖励金予40万名教师。

尽管我国经济在过去一年深受影响,但为助民解困,政府只能通过借贷和资产抵押套现,因而出现2020年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2021年的债务提高至65%。在债务居高不下之际,政府还是希望通过“财务责任法”(Fiscal Responsibility Act)来融资。在政府贷款中,明年到期还款的,就包括了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10年债券。据报导,有关还款已安排在明年分期付予。

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为此,政府在预算案中也首次提及将向盈利过亿的大公司征收“繁荣税”,从24%调高到33%。结果马股在周一开市时,30家成份股应声倒地,市值一天蒸发208亿令吉,综指也一度下跌36点,真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可谓是刮骨疗伤。

欣慰的是,政府仍然保持教育是最大的开销的同时,也对大专生发放的贷学金进行了“老生常谈”的安排。凡是一次性清还所有欠款者,可获得15%的折扣;至少还一半者可获得12%的折扣,有效期从今年11月1日起至明年4月30日。

有关贷学金(PTPTN)是政府于1999年设立的,如今已跨入第22个年头,贷款总共超过300万名学生受惠,总数是500馀亿令吉。遗憾的是,即便政府三申五令,又实施惩罚措施(包括禁止出国,现已取消)还仍有37万人共拖欠27亿令吉从未有任何回应。

有人曾促请将PTPTN转为奖学金,如公正党曾极力主张将贷学金转成奖学金,但政府是向银行和公积金局等机构贷款的,每年要还利息约20亿令吉。如果学生借钱不还,则高等教育基金局将告破产。最终,政府也只能动用纳税人的钱代还利息及母金。这种“好心做坏事”的援助计划一直未见改善,不知我们的国家还要承受多少的损失?

令人坐立不安的是,由于政府允许在特殊情况下,雇员可从公积金存款中提款。在提多进少下,已有360万名公积金会员的存款少于1000令吉。他们如何在退休后安度晚年?

扩张性预算案

总体而言,明年度的预算案是一个十分大胆的扩张性预算案。开支比收入多了近1000亿令吉,占GDP的20.3%。因此恢复消费税(GST)很有可能会在明年或后年发生。这样一来,我国的国库至少每年会增加440亿令吉的收入。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是安华的“我们都是一家人”、纳吉的“一个大马”或依斯迈的“大马一家”都只是一个口号,前两者已告消声,后者会否旺盛地吹起号角?有待考验。

毕竟,在种族主义大行其道的当儿,任何讲多元种族,不讲单元种族利益的,在很多时候是行不通的。也许“大马一家”也没有例外。除非政府在实质上赋予这个理念有跳动的生命,不然即使字眼如何跳动和倒过来表达,也找不到活力。

一句话,这个预算案在一阵“哇”声下,还是过早下“定论”。

谢诗坚
时事评论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