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itap或是Btap,无需启动相机,只需稍稍靠近感应器,即可连结到装置里的资讯,简单方便。

疫情时代,外出活动,打开相机或各种APP,扫瞄MySejahtera应用程序二维码(QR CODE)已经成为了日常。然而,每进入一个地点/场所都要启动手机再对准二维码扫瞄,有时遇上光线不足,摄像头还会因为无法捕捉到二维码而扫瞄失败。近距离无线技术(NFC)强调“碰一碰”就能完成登记,弥补时下二维码不足之处。

Advertisement

“在新加坡,一些人流高的场所皆已经采用近距离无线技术感应器进行登记,只要碰一碰感应器就可以完成登记,就像进出地铁闸门扫瞄Touch ‘n Go一样轻松。”科技软件解决方案公司Htech总监(马来西亚市场)陈丽莹说道。近距离无线技术是一种短距离的高频无线通讯技术,可以让装置以非接触的方式进行点对点资料传输,也能够读取含有资讯的NFC标签。“近距离无线技术在2008年就已经面世,但在本地一直无法普及,二维码也是因为在疫情之下,国人才渐渐开始熟悉。”看准近距离无线技术未来的发展,Htech从台湾引进两款基于近距离无线技术的产品,包括:itap和Btap。“虽然这两款都是以商业角度出发,但我们希望随著近距离无线技术在本地逐渐普遍,政府会开始推行。”

负责本地市场的陈丽莹说,我国消费者对于科技技术的适应力和接受程度一般都比其他国家来得慢,所以仍需要时间去推动,不过她认为,在疫情时代,强调“无接触”的科技是推行的最好时刻。
负责本地市场的陈丽莹说,我国消费者对于科技技术的适应力和接受程度一般都比其他国家来得慢,所以仍需要时间去推动,不过她认为,在疫情时代,强调“无接触”的科技是推行的最好时刻。

她解释,itap顾名思义“i”就是“我的”,是一款个人电子名片。“用户可以把存有个人资料的NFC感应器贴在手机背壳上,当需要和别人交换个人资料时,对方只需用手机触碰感应器,资讯便会全数传送到手机中来让使用者统一管理。”她指,在这个数码时代,大家不仅仅交换电话号码,还有社交媒体帐号、电邮地址、公司网址等等。“只是索取电话号码或许不能,但社交媒体帐号,因为同名同姓的有太多,所以有时很难立马就找到对的。”大家有时索性会把手机交给对方输入,但手机始终是很私人的物品,难免会有所顾虑。“而且一般来说,纸质的名片需要经设计、印刷、看样本等几步流程,并且纸质名片的制作需要经过几个周期的等待。”这种需花费大量设计费、印刷费的名片制作耗时又耗钱,而且因为纸质名片是以纸张为载体,非常不环保。

itap是一款个人电子名片,可以省去递名片时的接触,也更加环保。
itap是一款个人电子名片,可以省去递名片时的接触,也更加环保。

至于Btap的“B”(Business)就是商业,目前主要运用于餐厅餐牌、社交网站连结等等。“在讲求社交媒体营销的年代,商家都会希望消费者能够关注自家社交媒体,以方便进行推送资讯。”但究竟要如何吸引消费者关注呢?有商家会推出关注其社交网站即可获得特定优惠的活动。然而,陈丽莹认为,“新奇的事物就可以吸引消费者使用。”Btap操作方式简单,消费者同样只需用手机触碰感应器就可直接连结到里头的资讯,无需解锁、启动手机,然后还要扫瞄。此外,近距离无线技术同样能运用在电子付账上。

比二维码更美观安全

针对二维码和近距离无线技术最大的分别,科技软件解决方案公司Htech创办人黄宗晖形容:“无论是美观或是安全性,近距离无线技术都比二维码更胜一筹。”在疫情时代,为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大部分餐厅都会使用电子餐牌。桌子上都会贴有一张二维码,让食客自行扫瞄,点餐。“每张桌子都贴有二维码,从整体来看是非常不美观的。”陈丽莹说道。

至于安全性,黄宗晖说,二维码的制作门槛几乎为零,每个人基本都可以制作属于自己的二维码。网上充斥著各式各样的二维码生成器,只要输入文件、名片、网址等等内容,一张二维码便一键生成。“这让二维码开始出现骗人钱财的漏洞,尤其是在中国大陆一带。”他分享,扫瞄二维码在中国相当盛行、普遍,买菜、停车缴费、吃饭买单都可以扫码支付。也因为如此,让不法之徒看到“商机”。“近期在中国有卖菜阿姨抱怨自己的红包二维码被偷换,损失了好多钱。”有人悄悄把自己的领红包二维码覆盖掉卖菜阿姨的,结果用户领红包产生的佣金阿姨没收到,全便宜了那个陌生人。“现在阿姨每天早上都是自己先扫一遍二维码看看安不安全。”

至于本地市场,陈丽莹说,虽然还没听说过二维码诈骗事件,却听说过有无聊的民众把餐厅电子餐牌的二维码拍起来,然后在家进行点餐,但他其实无意去用餐,只是恶作剧。“这世界就是有这样无聊的人。”她的哥哥本身便是从事餐饮行业,她指,基本上每两个小时就会重新生成一个二维码,以防止不法之徒的行为。“相对的,近距离无线技术仍需要一定的距离才能连结,比较安全。”

科技软件解决方案公司Htech创办人黄宗晖把二维码和近距离无线技术形容为“现金和信用卡”的分别,两者虽然都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但前者使用形式较为麻烦;后者更简单。
科技软件解决方案公司Htech创办人黄宗晖把二维码和近距离无线技术形容为“现金和信用卡”的分别,两者虽然都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但前者使用形式较为麻烦;后者更简单。

5年内仍有市场价值

黄宗晖坦言,接下来几乎每台智能手机都会支援近距离无线技术,让装置间可以拥有互相传输与接收资料的双向沟通能力,包括直接交换联络资讯。如此看来,似乎没有“第三者”——itap和Btap存在的价值了。“确实如此。但itap或许可以被取代,Btap却比较难。”他解释,在商业层面上,商家不可能在每个桌面都置放一个智能手机装置,因为不符合经济效益。这两款产品的商业“寿命”看似不长,但他说:“科技技术日新月异,没有任何一个技术是‘永垂不朽’的。”他预测,itap和Btap在市场的价值至少还有5年的时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