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登登”因主人再度“消失”,被司法拍卖,周四以约16万元人民币成交。(图取自网络)

(北京5日讯)因主人再度“消失”,中国网红柴犬“登登”周四再被司法拍卖,最终以16万10元人民币(约10万4000令吉)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落槌成交。“登登”的寄养处、北京宠乐会宠物学校负责人表示,只希望最终拍得的买家,可以给“登登”一个稳定的家,“‘登登’获得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Advertisement

《北京日报》报导,“登登”的起拍价为500元人民币(325令吉),拍卖从周三上午10时开始,竞价周期是一天,并设有延时出价功能。根据拍卖规则,在拍卖结束前,每最后5分钟如果有竞买人出价,拍卖将自动延迟5分钟。

经过24小时的竞买,周四上午10时,拍卖进入延时阶段。此后,仍不断有新的竞买人报名加入,拍卖一直持续到下午2时37分,落槌价锁定在了16万10元人民币,而整场拍卖共有480人报名竞买。

根据拍卖平台公布的竞买规则,最终买受人需于11月15日前,将扣除100元人民币(约65令吉)保证金后的成交价馀款,缴入法院账户。缴纳馀款后,到法院领取成交确认书,并办理“登登”的移交手续。

“登登”最终成交价所得钱款,会首先用于支付原主人肖先生拖欠宠物学校的寄养费、滞纳金以及法院的执行费用等。剩馀款项根据执行程序,法院将返还给被肖先生。

悔拍不仅扣除保证金

如果最终竞买人悔拍了怎么办?《北京日报》记者查询相关规定了解到,悔拍后不仅仅是扣除保证金那么简单。

根据相关规定,拍卖成交后竞买人悔拍,交纳的保证金将不予退还,用于支付拍卖产生的费用损失等。此外,悔拍后重新拍卖,原竞买人不仅不能再次参加竞买,而且当重新拍卖的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时,还要承担差价,以及相关费用损失和原拍卖中的佣金等。

另据《新京报》,负责“登登”拍卖活动的工作人员李女士称,“登登”在宠物学校的寄养费已累计有4万多元人民币(约26万令吉),最终“登登”的拍卖金额首先会用来支付它的寄养费,剩馀的部分则会给到原主人。

“目前‘登登’的原主人仍联系不上,如果最后还是没能取得联系,那剩馀的钱款就会被充公。”李女士解释:“关于‘登登’的竞拍,我们是非盈利的,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登登’的事情推动宠物帮扶问题的解决。”

而北京宠乐会负责人汪女士告诉《南方都市报》记者:“并不是谁想将‘登登’进行拍卖,只是因为当年的判决没有执行结束。”她说,之后将会对“登登”进行回访,“希望‘登登’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身世曲折主人屡失联

“登登”身世曲折,2014年12月20日,原主人肖先生将“登登”送到北京宠乐会寄养代管,并办理包年续费服务,交了1万元人民币服务费,期限截至2015年12月19日。但寄养期满后,肖先生未前往交接,从此“登登”一直在宠乐会寄住。

2017年法院判决,肖先生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7天内接走“登登”;并按照每天60元人民币(约39令吉)标准,付给北京宠乐会延期寄养费用。然而肖先生一直没有出现,因此才有了司法拍卖这一步。

根据北京宠乐会负责人,拍卖是法院的行为,一来是想给它找个好的归宿,二是及时止损。

“登登”最初寄养到学校才几个月大,如今已有七八岁。延期后,“登登”每天吃喝拉撒,早已产生不少费用;还有生病治疗费用等。

然而就在“登登”即将拍卖的消息传出后,2018年10月31日,北京朝阳法院发布消息称,“登登”的主人向法院打来越洋电话,表示愿意承担责任,包括履行法院判决。

肖先生还就“登登”后续寄养问题,与寄养中心负责人进行了沟通。随后,肖先生将拖欠的寄养费、狗粮费全部结清,并就“登登”去留问题与寄养中心达成一致。根据寄养中心的申请,北京朝阳法院决定对“登登”暂缓拍卖。

但事情并未到此结束。此后,肖先生并未将“登登”接走,反而再次失去联系,导致“登登”再次被拍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