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举的竞选期已到了尾声,目前的情况是受限于防疫措施,各政党的竞选活动均无法掀起热度,无论是实体或网络的,以至于担心甲州投票率可能会创下我国有史以来最低的纪录。

Advertisement

除了防疫的原因之外,目前因政治转型、政党碎片化现象、频繁的跳槽行为等所带来的政治乱象,也为小市民出现政治疲劳症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虽然甲州选举面对种种困难,但不意味著这是一场无关痛痒的选举,对未来马来亚半岛的局势没有影响。

事后回看前年的柔佛州丹绒比艾补选,当时该补选只是几场补选之一,本来没有任何特异之处。最终,土团党输掉丹绒比艾补选产生了溢出效应,激发了以慕尤丁为首的土团党派系退出希盟,导致希盟政府的垮台。

本次甲州选举最少有4个意义。这是第一次由公正党主席安华领军希盟迎战国阵和国盟;第一次在前首相纳吉被判贪污罪名成立后,领导国阵迎战希盟和国盟;第一次在慕尤丁卸下首相职位后,领导国盟迎战国阵和希盟;第一次出现三位首相级人马同台领军竞选活动,即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利、第六任首相纳吉和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第一次出现3个曾执政联邦政府和甲州政府的政党的选战。

州选是一场公投

有鉴于此,本次选举是对安华领导希盟的能力、纳吉能否咸鱼翻身重回巫统当权、慕尤丁能否逃避失败政府的问责,乃至对希盟政府、国阵政府和国盟政府政策的集体公投。

惟,必须说明的是,本次选举效应仅限于马来亚半岛,对未来将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不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毕竟东马的政治生态与半岛有很大的差异。

如果安华领导的希盟无法拿回人民的委托执政甲州,加上他多次欺骗人民即将或已经变天的政绩,其领导力将受到巨大的质疑,撤换安华可能将成为希盟重新出发的选项之一。

纳吉因为SRC案件被判贪污罪名成立后,一直寻求重新回归巫统主流,为重掌巫统和联邦政府铺路,而甲州选举是将Bossku影响力化成政治实力的头炮。如果他重掌巫统,那么要求巫统首相建议国家元首宽赦他的贪污罪,将是摆脱官司的手法之一,宛如安华获得宽赦般。

纳吉如果要咸鱼翻身,就必须要先赢得甲州选举;如果要避免纳吉以后可能滥用程序寻求元首宽赦,就必须在甲州选举阻止纳吉。

自从被迫从首相职位下台后,背负著失败政府党魁和青蛙之王罪名的慕尤丁很渴望有一场胜利来冲喜。去年,慕尤丁策动马六甲和沙巴希盟政府倒台和变天时洋洋得意,现在他却指责巫统议员跳槽导致甲州政府倒台和引发州选举是“愚蠢和坏心肠”。

青蛙之王变王子?

青蛙之王指责其他青蛙是“愚蠢和坏心肠”,有什么比此事更为讽刺?慕尤丁没有任何道德基础抨击其他跳槽议员,事实上在街边卖炒粿条的小贩比慕尤丁有更高的道德基础。

如果慕尤丁领导国盟在甲州选举获胜,青蛙之王将会蜕变成王子,头过身就过;如果要教训慕尤丁,不在甲州选举惩罚他,那要待何时?

在短短的3年多内,希盟、国阵和国盟均曾执政甲州,选民亲身体会了各政党政策的好坏。有什么比选举更能让选民直接评估谁的政策和执政能力更好?各政党精英策动了两次州政府倒台,有问过甲州选民吗?现在应该轮到选民来决定了。

即使真的是已经对政治很疲劳了,也被政治乱象虐待多遍,但是甲州选举结果可能将对整个半岛政治局势带来关键的启发性影响,不得不察。

所谓,政治虐我千百遍,我待政治如初恋,才能继续推动我国政治转型走向更民主化的道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