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成绩将于周六分晓,此次州选虽然全面开打,许多选区陷入多角大战,但要角在于三大阵营,即国阵、国盟和希盟,其他小党和独立候选人只是陪跑,而决战则在于国阵与希盟之间。

Advertisement

甲州选虽是我国新冠疫情下的第二场州选,却是第一场疫情新常态下,没有实体竞选活动的选举。因此,112人竞选28州席,选战看似很热闹,选情却是冷飕飕,而投票率将左右三大阵营的胜负。

在去年的沙巴州选举中,竞选的各党还能在遵守疫情标准作业程序(SOP)下举行集会和办政治讲座,当时的投票率为66.6%。然而,沙巴州选后新冠病例攀升前车之鉴,本次甲州选当局全面禁止任何选举的实体聚会和活动。这无疑让各党不能再依赖过去传统的“陆地战”,走入人群,走访选民,以讲座、聚会方式来传达讯息和吸票,各政党及候选人只能转战网络,通过“空战”针锋相对,靠社交媒体、视频曝光拉票,让选战沦为“网络战”。

运用网络聚拢政治力量,对一些政党尤其是长期在野的希盟而言,并不是陌生的事。2008年308大选,希盟前身民联,就是靠网络战突围的,一口气拿下了5州政权和否决了国阵在国会的2/3多数议席。

当然,国阵尤其是巫统在网络战上也不落人后,而且拥有党国雄厚的资源,但网络战的关键,不只在于资源,更在于如何引导舆论,发动攻势,化解危机,进而影响中间选民的选项,并动员他们出来投票。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少政党和政治人物,依然会以到店进餐或购物的方式,沿途扫街拜票。然而,这种蜻蜓点水的接触,在说服选民,激起选民热情上,效果肯定无法与万人空巷的群众大会比拟,更别说要煽动起民众的情绪。

国阵将低空飞过

再加上新冠疫情依然肆虐,以及许多民众对这几年政局动荡不满、失望下产生的政治疲惫,选民出来投票的意愿不高。因此,选委会早前估计70%投票率,显然有点乐观。在2018年时,全国大选的投票率高达82%,各州投票率也相差不远。

在投票率不高之下,一般认为希盟依然能在城市及华人选区过关,只是多数票会大减。不过在混合选区和马来选区将面临苦战,能否胜出,还要视乎国盟的土团及伊党能多大分化国阵巫统的选票。

对于领导国阵的巫统而言,其有信心能单靠本身拿下的议席,就能跨过执政的门槛。巫统上阵甲州28议席中的20席,其只需要拿下15席就能执政。日前,巫统甲州主席阿都拉勿就豪言壮语,指巫统有把握守住509大选时中选的13席,再加上重夺另4席以微差输掉的议席,就能组成稳定的政府。

毕竟,在马来选票三分天下情况,巫统虽然不复当年独霸,可还是在马来社会中拥有最大的基本盘。所以,在低投票率下,只要巫统能催出其铁票,其领导下的国阵也就能低空飞过,拿下政权。

反观国盟在这场三角战中,被视为落后的一方,尤其是土团,要如何在国阵及希盟下突围?其如果无法胜选,又无法扮演造王者,就会渐趋式微,在未来的选战中更难有立足点了。简言之,甲州选战很热,选情很冷,胜负在于国阵希盟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