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新中国也经历不少运动和变化,其中的“大跃进”、“人民公社”(1958-1959)及“文化大革命”运动先后成了一场场无法控制的悲剧运动。这之中以文化大革命(1966-1976)带来的十年浩劫最为刻骨铭心。反过来,文革中所批判的修正主义思想和个人崇拜也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直至四人帮被打倒(1976年) ,十年的文革总算告一段落。但依然解不开的谜是接班人林彪(1969-1971)坠机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Advertisement

因为四人帮的倒台,邓小平有了第三次复出的机会。因而他在1978年又成为共和国的实权掌门人。他成了毛泽东(1976年逝世)后的第二代领导人。

毋庸置疑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给中国带来生机勃勃,但在日后也给中国带来对社会制度的争议。

有人在改革开放时期提出了“摸著石头过河”的战略,似乎在这个理论下,可以允许犯法犯规的人在不知不觉或明知故犯下泛滥起来;甚至有一个时期(80年代中期),自由主义也大行其道,更有人提出“不论姓社或姓资”只要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的论调。这种混淆不清的情况,导致共和国到底要复辟资本主义或是保持社会主义?

此时,邓小平也认为中国太落后,必须迎头赶上。因而在1981年提出第二份历史决议时,坚持中国走社会主义路线(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文献中,除了指责文革带来灾难外,也否定文革的作用。

不过在批评毛泽东的同时,邓小平也“七三对开”来肯定毛泽东功大于过。这样一来毛泽东的形象和地位被保留下来。如果当时对毛泽东的标志一一取消,就不可能在今日得以捡回对毛泽东的遗物而成为重要的史料。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说实在的,在一个无神论的国家,中国依然需要有指路明灯的思想和形象突出的人物带领这个国家走出困局。毛泽东的言行在这些年来正好被派上用场,也反映出习近平坚持中国继续走社会主义路线。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加上毛泽东思想的总和,用以抗拒西方国家所鼓吹的“和平演变”。

当我们看到今天公布的第三份决议内文时,就不难明白习近平的用心,他必须在否定文革和维护毛泽东之间做一个平衡的杠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成了新时代的新号角。

与此同时,习近平在8年前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必将伴随著他的一生,得以照亮中国在和平崛起的光辉历程。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今日的习近平,中国已用行动向世界证明它的成就。不但可以派人上太空建造太空站,而且向宇宙探秘已成为可望可触的奇景。

不论习近平还在位多久,只要继后他能够建立一个定了型的官僚体系,也就不必担心既有的秩序会在人事变动下被乱套。

显然社会主义已自成一个体系,它可以不必仿效资本主义的选举规则或三权分立。只要中国人民认可、党员认可,建立自身的合法性和逻辑法则,又何需由美国人扮演上帝角色来指手划脚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