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是一项非常冷门,也让许多人无法理解与认同,甚至是忌讳的行业,小时候特殊的磁场感应,让蔡紫微决定踏入不同平凡的行业,坚守岗位12年,只想为往生者尽一分力,让往生者能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刻,仍能以最美好的容颜呈现在亲友面前。

Advertisement

这种特殊磁场感应,可是说也奠定了她往后事业决择,毅然决然投身这即冷门又特殊的行业,帮助亡者在最后一程留下最好的尊颜。

她说,每当看到一些亡者在人生最后一程都无法保留好好的尊颜,又无法与人沟通,亡者的无助感让她心生同情,而萌生起帮亡者保留尊颜的念头。

“我想到说,我会化妆,我可以做好,没人做,不要紧,我做,然后我就去做,一做就做了这么久。”

蔡紫微在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感到很幸运和感恩,选择从事这份职业得到家人的支持和鼓励。

紫微堅守崗,讓亡者體面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她第一次接触此行业所接手的首具大体,是一名跳楼自杀的女生。当时并没有所谓的怕与不怕,只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流眼泪。

她说,当她看着那具大体,触摸时的那一个感觉,那一瞬间会莫名其妙的感受到那种异样感觉,眼泪自然而自的流出。那时心里想着,会尽自己的能力帮亡者,虽然无法做到一百巴仙还原,但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能补的就补,能修的就修,也因为感受到那种莫名的感受而流泪,处理的时间也比较久。

成為入殮師讓紫微朋友變少,但她不后悔。

自杀死亡磁场不同

她指出,自己最不想接到的案件就是自杀。因为自杀死亡的亡者与一往生老病死,意外逝世,所散发出来的磁场是不一样的。就好像是进入一个生老病死的尸房和进入一个跳楼自杀的尸房的那一个感觉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完全是两回事。

紫微语重心长的忠告大家,生命没有第二次,好好珍惜生命。她重申,自杀与意外是两回事,不一样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人要互相尊重,善良,不要害人。

身为入殓师是常年无休的行业,几乎每天都得与亡者打交道。紫微说,帮大体化妆时,她本身是百无禁忌的,只想着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亡者。

她说,如果有太多的禁忌,就无法踏入这行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尊重”。对亡者的尊重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

所使用的也是一般的化妝品。

最难熬的是气味

在这行业坚持了12年,她最难熬的是气味,这也是她最无可奈何,一直都无法克服的问题。

她说,就算气味让她非常难受,她还是坚持且还得保持若无其事般的心态去处理。

她透露,或许很多人都难以置信,可是以她个人经验和磁场感应,有时候她在处理大体时,会感觉到亡者自己会在那里看着。偶而遇而这种情况时,也不会感觉到压力,只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他弄好就会感到很安慰。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处理过多少的大体,就顺其自然。对于一些比较贫穷家庭,她提供免费服务,不收任何费用。

她表示,为亡者化妆时的感觉,就是让有关亡者能安安心心的上路,让他有最好的容颜,最好的尊严,在一些亲朋好友来见他最后一面时,他能以最完整的容颜呈现,安心上路。

她强调,这是她所该做的,也会尽力的去做,也从未曾想放弃。

大大小小的化妝毛刷。

紫微指出,为亡者化妆所使用的也是一般的化妆品,只是需要把肤色调整好,但是每个人的做法都不一样,而且化妆方面也是学不完,需要不断去进修,亲自去处理,这样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她在成为一名入殓师之前,是一名化妆师,后来觉得自己对这一行业较感兴趣,一方面可以做善事,另一方面又可以帮助到亡者。

她说,在过去12年里,所遇到较为特别的案件,如溺水,水肿,比较腐烂的大体。这一类大体基本上表皮和一些组织都没了,所以一般只能帮助亡者念经,入殓。

她指出,大体化妆是没有宗教之别,除非亡者家属的要求说亡者需要的口红颜色,也是亡者生前喜欢的颜色,我们就会根着要求帮他化上这个颜色。

她也曾遇到过“不配合”的大体,就是为了“等”孩子,有遇过的就是眼睛不会关,嘴吧不会合起来,我们都要帮他处理,有些真的是合不了,经了解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还有一个儿子还没回来,当那孩子一来到时,他眼睛就会关了,嘴巴也会合上了,这种情况看起来的确是很奇怪,也很难去解释,但也的确遇到过。

口紅,粉餅的顏色都是以個別需求來使用。

她说,从事这行业者一般都很少朋友,这是大家对此行业的不了解,有些因为禁忌和忌讳。

她表示,一些朋友无法接受她的行业,一些朋友会问为何不要找其工作,并与她拉开距离。

她也因为一些人的禁忌和忌讳,所以从来不与人握手。除非了解她工作的人,他们会懂得互相尊重,可是一些会以异样眼光对待,甚至会讲。

她尝试过被朋友相约去朋友家,结果被勒令必须从后门进,入屋后也没人理采,甚至被埋怨为什么要来,很悔气等。

剪刀,棉花等也是必備品。

她表示,对于这种情况自己能理解他们,也尊重他们。毕竟在这行业待久了之后,只想把自己的职业做好,岗位做好。

紫微从事这行业以来最难忘怀和遗憾的是,弟弟病逝时无法亲自为他化妆。

她哽咽道,当时正值疫情非常时期,那时她刚好在吉隆坡无法赶回来,当她回到美里时,弟弟已经入土为安了,这对她来说,是人生中最为遗憾的事,处理了那么多的大体,竟然帮不了自己最亲的弟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