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都鲁20日讯)人联党民都鲁支部秘书处今日对于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揭露行动党旗帜下中选的州议员,必须要支付党总部和砂行动党的金额大为震惊,并疑惑任职4届,即19年的“火种”州议员到底贡献了多少金额给“西马老板”!

Advertisement

该党质疑,如依据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所说的,一旦在行动党旗帜下中选的州议员,必须要依据党章每月支付3750令吉给党总部,以及600令吉支付砂行动党委员会,换言之,在这19年来,“火种”议员已经支付85万5000令吉给予总部,13万6800令吉给予砂火箭。

款项应充选区发展

该党错愕,火箭议员既可将每个月4350令吉支出交付给予党,为何却不能将开支贡献给予将选票化作支持的选民或是选区?难道,没有人民的支持不重要吗?议员是不是应该要将重心投放在选区或是选民身上,给予他们协助?

“如张健仁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一个任职4届的中选的‘火种’议员必须遵循党章,在这19年里贡献给予85万5000令吉给予总部,13万6800令吉给予砂火箭,99万1800令吉,接近百万的资金给党,却不是选民!难道百万花费在选区,不是更好吗?”

第二,火箭在竞选时期,所有选区都高调寻求选民资金援助,并口口声声强调该党无资金迎战选举,除了党部每个月的国州议员的“贡献”,还有此前希望基金筹获超过2亿令吉的经费,难道希盟真的还需要选民的“援助”吗?

第三,如州议员需要3750令吉给总部,600令吉给予砂拉越行动党委员会,为何口口声声指捍卫同样砂拉越权益的行动党,在“贡献资金”时,却以6倍的落差来回馈砂拉越本土? 难道这还不是抱紧西马老板的铁证吗?

“没钱”政策博取同情

人联党秘书处提及,每一场选举,火箭都会采用一贯“没钱”的竞选政策,从选民口中博取同情,且从来没有告知所谓的中选议员的“4350令吉潜规则”,这与该党一直提倡的透明化,犹如背道而驰,蒙骗选民的信任和金钱!

该党套用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的说法,如选民仍选择继续保持“火种”,那是不是意味丹绒峇都选民除了失去砂拉越州政府的拨款,甚至还有一个将资金流向西马老板的议员者。

“选民们,随着砂拉越火箭黄庆伟离开,到其在法庭上揭露更多党内的恶行,火箭真的还可以相信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