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1日讯)政治学者认为,马六甲州选是希盟改革的契机,再不改变将流失更多支持。

Advertisement

时评人刘惟诚认为,公正党其中一个败因,使用跳槽议员上阵马六甲州选的策略无法奏效,由于跳槽议员是导致马六甲被迫在疫情下举办州选的主因,因此引起人民不满。

此外,人民对公正党的观感不好,因为过去安华多次促成变天和乘机吸纳议员的记录,公正党内部不团结,经常发生内乱。

“这会让选民觉得公正党不可靠。”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过去的选举很大程度需要领袖的个人魅力,比如2018年大选时,敦马哈迪和安华的魅力;但是安华的领袖的个人魅力不再,无法吸引马六甲选民。

“这些都是公正党长久以来的内忧外患,进而导致州选败北。”

他认为,公正党败选是输给了自己。

他指出,安华决定吸纳跳槽议员时,已经引起选民和希盟成员党的不满;更何况这次使用跳槽议员策略导致全军覆没,因此出现策略失误的安华会面对信任危机。

他表示,甲州选举结果会引发公正党和行动党基层的矛盾。

马来政治学者阿旺阿兹曼阿旺阿兹曼表示,希盟接受跳槽议员上阵大选引起基层反对,但是基层的声音不被理会,导致士气受到影响。

“希盟支持者传达了一个信息,即希盟需要青团基层的声音。如果不改变,他们对希盟的支持将在接下来的全国大选中消失。”

对希盟的建议

刘惟诚建议,公正党要培养更多新人,坐上党内的领导层,接替安华的位置。

“安华应该退居精神领袖,或者顾问,不直接统领希盟。”

他提到,如果安华继续霸占领导一职,相信来届砂拉越州选或大选的成绩堪忧。

他说,砂拉越公正党目前群龙无首,这也是全国公正党面对的领导层结构问题。

“尽管行动党有基本盘,但是未来可能会被公正党的形象影响,因此安华在希盟目前处在一个尴尬的地位。”

他也说,希盟其他成员党也需要让更多年轻领袖上位,与其他联盟政党呈现差别。

马来政治学者阿旺阿兹曼则提出不一样的建议。

他认为,希盟在州选使用错误的旗帜上阵,不是使用人们熟悉的公正党旗帜,而是希盟旗帜。

“旗帜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人们非常熟知国阵旗帜。”

他说,从公正党跳槽到巫统的文庙议员仍然胜出,但是其他议希盟旗帜上阵的跳槽议员却惨败。

他也说,希盟旗帜也会让选民联想到敦马哈迪,因此希盟必须检讨旗帜的使用。

“希盟在甲州选的获票率是35.8%,赢得多数议席的国阵支持率为38.4%,国盟为24%,其他政党和独立人士则获得1.6%。因此,希盟和国阵的差距非常小。”

他建议,公正党应该了解马来社会的想法和文化,展现出更加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形象和旗帜,以证明能够代表马来西亚的大部分族群。

他解释,这样希盟不会只是有来自行动党的华裔支持者,包括来自马来社区的基层。

相较大部分认为安华需要退位的时评人,他认为,公正党在甲州选抱蛋是因为战略和程式,而不是安华太过于离地。

“所有现有的弱点都需要立即修复,以便在下一届全国大选中改变国家的政治格局。”

Advertisement